卫生部抗疫 马华部长有功/陈圆凤

任何时候表扬马华部长,大约都会被套上“走狗”的罪名,不过,有些事情还得“就事论事”,道德判官就请自便吧!

在疫情的严峻考验下,无可否认,卫生部的表现还是值得肯定的,尤其卫生总监诺希山,被誉为我国抗疫的大山,表现得到民众的普遍赞誉。我国各族人民很少异口同声称赞一位公务员,由此可见诺希山多么得民心。



当然,我说的是卫生部的表现,而不是卫生部长的表现,这一任卫生部长,除了自认倒霉,碰上旷古未有之瘟疫,也应该自我反思。同样是医生,也是以专业管理部门,为什么却被民众讥讽嘲笑呢?

从现在卫生部正副部长的表现来看,我们有理由相信,如果继续由希盟时代的祖基菲里博士和李文材医生管理卫生部,在抗疫方面一定更有效率。

机制健全战斗力强

同样的理由,我们要明白一点,卫生部的效率,是长期有效率管理及内部健全机制累积的优势和能力,绝非一位卫生总监和一代卫生部长就可以完成的。

在这次疫情中,比较各部门的工作效率,很明显的,压力最大的卫生部表现最在状态,前线医护人员始终保持最强的战斗力,我说,这和国阵时期马华部长长期掌管卫生部有直接的关系。



在国阵时期,卫生部被说成是马华部长的官职终点,多位马华部长在主掌卫生部后,政途就到此为止,包括陈声新、李金狮、蔡锐明等等;这虽然也是部长职,却明显是个“流放区”。

不过,多数马华部长不论在哪个部门,都是比较勤政的,虽然他们在政治上的表现让选民很不满意,但是,不可否认的,他们对部门工作都是比较认真的,只是一般人民未必知道。

马华议员们在选区内的勤政也是选民认同的,这点,即使到现在,民主行动党议员不见得做得更好。

在马华的历任卫生部长中,个人认为蔡锐明的表现最出色,他的任期从1995年到2004年,这十年时间,对卫生部做了很多里程碑式的革新,通过和专业团体及政府医护人员的的大量对话及深入前线,他充分掌握整体资讯,作出针对性的改革,大大提升政府医疗机构的效率及治疗成果。

蔡锐明已经退出政坛,在这个时候为他讲好话也没有什么人关注,但是,我想说的是,任何一个政府部门的效率,都跟部长的领导有直接关系。勤政的部长一定为部门留下宝贵的资产,而平心而论,来自各政党的华裔部长勤政的程度,绝非多数巫统部长可以相比,这点,我们应该给予肯定。

勤政打下坚实基础

历任马华部长的勤政,为卫生部打下坚实的基础。一位尽责的部长,首先应该对部门事务用心,而不是一味的考虑政治利益,或是把工作交给部门总监,自己只是去上班做做样子,霸占部门的资源当作政治犒赏。

“前前朝“多位巫统部长让人诟病的原因就是不务正业,或是对部门事务一无所知,不说别的,就以当今贵为高级部长的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里来说,大家都没有忘记他一手打造的“第二刘蝶广场”吧?根本就是滥用公款挑拨种族情绪,不晓得现在他有无想过复办那个“伟大”的计划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