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控令第23天】业者不接受给折扣
幼儿园托儿所收费未定案

行管令期间,幼儿园停课,应否收费课题引争议。

(怡保9日讯)幼儿园与托儿所在行动管控令期间是否要向家长收费的课题莫衷一是,目前尚无法达致统一的看法。

霹雳州私立幼儿园与托儿所公会主席旺阿芝玛透露,她曾建议业者给予家长30%折扣,惟不获业者接受,一些业者认为须收全费,因此迄今未有一致定案。



她表示本身有6所幼儿园,目前也正观察管控令的情况再作打算。

她接受《南洋商报》访问指出,该会属下的大小型幼儿园共有561所,托儿所共有259所。小型幼儿园学生人数约30人以下,大型的如加盟店的幼儿园就有约200人,而幼儿园学费介于100至400令吉不等,托儿所收费介于300至400令吉。

“管控令期间,家长认为没有上课就无需支付学费,但是业者必须承担教师的薪资,如果没有收费,就无法支付师资、员工薪金、水电费等,在零收入情况下,势必影响业者的运作。”

她认为,幼儿园是学前启蒙教育,托儿所让家长拼事业无后顾之忧,两者皆扮演重要的角色,业者并非刻意停课,而是遵守政府的指令,希望家长理解,教育部也应关注幼儿园学费问题。

旺阿芝玛

盼批托儿所运作



托儿所不能操作,前线抗疫人员的孩子必须另请保姆照顾,因为要支付保姆费,结果又不愿支付托儿所的看管费。

旺阿芝玛表示,本身就有8名前线抗疫的学生家长,因此她曾向警方、地方政府等单位申请让托儿所运作,以照顾这种情况的幼儿,但至今都未获得批准。

她希望政府胥视情况而批准托儿所运作。

霹雳幼儿园教师公会主席雷丽茵受访表示,其实管控令实施后,幼儿园的业者和老师,也与家长保持良好的联系,并通过WhatsApp、面簿等网络教导学生,属于停课,但没停教。

她说,业者也准备在6月假期中补课一周,希望家长可以理解业者所面对的困境,若是家长面对经济问题,也可与业者商量。

她指出,管控令也让业者与老师学习了不少知识,包括如何网上教学,哪些教育器材的不足等。

她建议经营者、教师与家长讨论收费问题,达致三赢方案。

雷丽茵说,每个业者处境与地区都有不同,不能一概而论。一些大型幼儿园,因为有董事会作为后盾,采取豁免收费或是折扣方案后,未来的一切运作费仍可由董事会承担。

她说,如果是业者独资租借场所经营,除了面对租金,最大的开销就是师资的薪金,如果家长不支付学费,或要求折扣学费,对这些业者会有很大的冲击,可能无法营运下去。

“没有人知道管控令是否会延长,但家长在管控令期间虽是停工但仍可获得薪金,因此希望业者、老师与家长可以商讨,寻找一个三赢的方案。”

雷丽茵

雷丽茵:家长遇财困可商量

霹雳幼儿园教师公会主席雷丽茵受访表示,其实管控令实施后,幼儿园的业者和老师,也与家长保持良好的联系,并通过WhatsApp、面簿等网络教导学生,属于停课,但没停教。

她说,业者也准备在6月假期中补课一周,希望家长可以理解业者所面对的困境,若是家长面对经济问题,也可与业者商量。

她指出,管控令也让业者与老师学习了不少知识,包括如何网上教学,哪些教育器材的不足等。

她建议经营者、教师与家长讨论收费问题,达致三赢方案。

雷丽茵说,每个业者处境与地区都有不同,不能一概而论。一些大型幼儿园,因为有董事会作为后盾,采取豁免收费或是折扣方案后,未来的一切运作费仍可由董事会承担。

她说,如果是业者独资租借场所经营,除了面对租金,最大的开销就是师资的薪金,如果家长不支付学费,或要求折扣学费,对这些业者会有很大的冲击,可能无法营运下去。

“没有人知道管控令是否会延长,但家长在管控令期间虽是停工但仍可获得薪金,因此希望业者、老师与家长可以商讨,寻找一个三赢的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