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百年危机之母
检测赛 汰弱留强

探一条“后疫情经济”模式路(第1篇)

疫情后的经济将出现怎样的局面?

当美国总统特朗普扭曲着五官痛骂媒体的报道时,这边厢美联储却提醒2019冠状病毒病将对美国造成近5300万人失业,要特朗普立即为未来10年的美国经济,探寻出路。



或许,特朗普仍自负地认为美国经济仍坚韧不摧,但国际劳工组织却已放话,指疫情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最严重危机,81%劳工受影响,12亿人或减薪或失业。

从区域格局看,这场疫情更在东南亚造成堪称近半世纪来最严峻的经济考验。

这不禁令人开始思考,疫后的经济会是怎样的轮廓?各行各业的发展模式又会因疫情而出现怎样的转变?

经济学者和业界告诉本报,疫情就像场淘汰赛,不仅企业的强弱底牌尽显,国与国之间的经济地位也将重新洗牌,而我国或许是时候思考“后疫情经济”的模式了。

黄锦荣

经济危机总和



要勾画出疫情后的经济轮廓,或许得先了解今次疫情对经济的影响本质开始谈起。

拉曼大学学院商业与金融学院副教授黄锦荣指出,疫情对我国经济的冲击绝对空前,因为它几乎结合了独立以来所有的经济危机的创伤,堪称所有危机的总和。

他表示,70年代的原油危机、1986年的公共债务危机、1998年的金融风暴,乃至2008的全球金融海啸,各别的主要及直接影响层面主要只局限于特定的领域,如生产链、公共机构、股友,需求、或其他特定层面,然而冠病却重创所有层面。

上述非疫危机时,并没有国家宣布紧急状态、封城或行动管制等等措施,生意还是可以做,人们还能上班。

“如今供应链出现问题、生产链断了、需求没了、企业的现金流不足了,无法还贷下,金融体系开始受到冲击。”

更糟的是,曾有学者提醒,接下来不少国家或可能出现失业潮和社会治安之类的问题。

连惠慧

失业潮影响层面深远

根据大马中小企业公会的调查,至少有超过1万间企业料将在今年裁员,马来西亚经济研究院预测,我国今年的失业率将在首6个月内创下240万人之数。

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经济系教授连惠慧指出,尽管打击最大的是前线服务业,如餐饮、交通运输、酒店及零售。但这只是初期表现,而后美容美发、汽车维修、奢侈品,以及加工品行业等连带受影响,最后影响制造业和金融业。

她说,由于疫情不仅是区域而是全球共同浩劫,所以即使亚洲疫情好转,我国这个外向型经济体,也不会因此而马上有起色。

方翰杰

企业倒闭粮食短缺

若再深入探讨,业界未来半年的情况更令人担忧。

方翰杰博士是本地著名企业导师,接触过数千家企业的他坦言,一般预测疫情过后的国内市场会因为大部分资源性原料价钱会下降(医疗有关的原料除外)。大部分的商家会打价格战,将库存换现金。

“还有一些不能支撑下去的商家,会在疫情结束后尽量的抛货,然后结束营业。”

再来,他也说,由于工厂及加工业会面临订单短缺,尤其短期里很多欧美国家的工厂还没有全面复工,所以可能面临订单减少。换言之,我们除了面对失业潮,也会有更多中小企业纷纷结束营业的窘境。

尤为一提的是,他也点出,因为开工的不足,出入口减缓,除了市场的供应面临挑战外,粮食也将是一大难题。

他指出,去年的高温天气加上大火,给世界第四大农产品出口国澳洲的畜牧业和农业都带来毁灭性的打击,澳洲粮食减产大概7%左右。高温天气同样也使美国、印度和韩国等多国粮食歉收,而巴基斯坦的蝗灾也会造成农作物减产。

“在严重的疫情影响下,这些国家应该也都会首先考虑自保,有的已经开始考虑禁止粮食出口。”

随着冠病疫情全球蔓延,近期已有些国家相继宣布限制部分粮食出口。

蔡兆源

是淘汰赛 更是验证

无独有偶,亚企理财中心税务与财务咨询总监拿督蔡兆源也认为,疫情是全球一场大型淘汰赛,但也更像是一套检测机制。

“疫情让我们发现国内中小企业其实没有想象中坚韧。比如,我们的储备金不足、风险管理也有待加强,我们的危机意识也很低。”

他指出,根据中小企公会的数据显示,48%企业的现金流只能撑过一个月,46%只能熬过两个月,这也意味着,我国有94%的中小企业是熬不过3个月的,在在反映出我国企业的危机意识水平仍有待加强。此外,企业有没有线上作业、有没有迎接大数据、有没有信贷纪录等,全都在疫情期间一览无遗。

“政府的振兴配套协助企业申请贷款,但是一些企业居然没有信贷纪录,以致无法符合申请资格。”

尤为一提的是,他发现,疫情检视的不仅是中小企,更包括了我国的经济结构。他说,20年来,我国一直提倡经济转型,然而20年后,我国依旧有超过95%是中小企业,当中的80%又属于微型企业。

“那么多年了,我们始终还是中低端领域,规模也还是停留在中小企业的格局。”

不仅如此,我国仍有三分之二国人是在中小企业下谋职的。因此一旦发生危机,便轻易地重创我国经济,甚至影响许多人。

“这是经济结构性的问题,疫情期间,马上就反映出来了。”

显然的,疫情让我们看到的不仅是我国的公共危机管理水平,更让我们检视我国经济的抵御能力、政府的储备实力,以及我国经济究竟处于一个怎么样的实际水平。

陈礼祥

未善用科技企业近瘫痪

如果疫情是全球的一场企业淘汰赛,熬不过的企业必定倒闭,而这些企业几乎都是传统式。

马来西亚创业促进会总会长陈礼祥就点出,疫情后并不是说哪些领域会面对被淘汰的危机,哪些不会,反之是企业们究竟有没有在疫情前就已经善用了科技。

该会在全马拥有将近3000个企业会员,而他分析,在全球进入工业4.0大时代之际,许多没有采用到数码技术、AI、云端技术、大数据的企业,其实在行动管控期间的运作几乎瘫痪。

“饮食业就是一个例子,没有线上服务的话,如今就只能乱了阵脚,也来不及投入外卖服务。”

他说,以短期的影响来看航空业、娱乐业、销售领域、活动营办领域都面对冲击,但是,一般会在解禁后时逐渐恢复。不过,他认为恢复与否,以及复原的速度如何,很大程度得胥视企业本身的“抗疫能力”。

据悉,国际航空运输协会已经警告,疫情可能造成亚太地区与航空业有关的2500万个职位消失,1120万人失业。至于长期来说,他则认为极需人力运作的领域将最先被淘汰。

“疫情后的消费模式一定不一样了,经营模式也是,届时人力市场将不再是主要的依赖,因为这些会被科技取代,所以也就加剧了一些人,一些企业被淘汰。”

陈礼祥直言,疫情无疑直接将个人、家庭、企业,乃至一个国家的理财能力、危机管理能力,做了一场很好的检视,一些企业的淘汰是避免不了的,但这也协助勾画出 “后疫情经济”的面貌,因为存活下来的企业,都是最强最坚韧的。

下期预告:疫后经济会有何变化?该如何捉紧商机?

独家报道:黎添华

独家报道:黎添华

独家报道:黎添华

独家报道:黎添华

独家报道:黎添华

独家报道:黎添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