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控令第19天/独家】为保饭碗不能离开狮城
母婴隔两岸 哺乳妈揪心

管控令第18天,留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籍哺乳妈妈,几乎把房东的冰箱塞满母乳。(受访者提供)

(新山5日讯)谁都不想错过陪伴孩子成长,更何况是职场哺乳妈妈们!

在我国于3月18日开始实施行动管控令之后,新加坡将于周二起加强防疫措施,这令230多名目前待在新加坡工作的大马籍哺乳妈妈们忧心,面对近2个月与新生儿骨肉分离的局面,母乳供应成隐忧。



《南洋商报》记者昨天通过Zoom与3名身在新加坡的大马籍哺乳妈妈进行约1小时会议。

200406a0701_noresize

妈妈们多次哽咽倾诉她们对亲儿的挂念,希望通过报道,让大众了解哺乳妈妈的处境。

受访者YY告诉记者,自政府宣布会在3月18日实施管控令,禁止国人出境,许多每天越堤往返新柔两地、供应母乳的职业妇女们,以及刚坐完月的哺乳妈妈们,立即动身赶在17日之前离境到新加坡,以继续工作,保住饭碗。

“最大的问题是母乳喂养问题,无法为新生儿提供母乳。”



担心喂奶粉敏感

她说,哺乳妈妈坚持挤奶,目的是喂养母乳能增强婴孩的免疫力,让婴孩吸收营养发育。它有着一些配方奶粉无法取代的好处,而且妈妈们也会担心喂食奶粉时出现的敏感情况,基于不在婴孩身边,令妈妈们更为担忧。

为此,她与JS在社交媒体开设哺乳妈妈的群组,获得230名留在新加坡的大马籍哺乳妈妈加入,讨论解决新生儿母乳供应问题。

寻车运母乳遭趁火打劫

YY表示,230名哺乳妈妈的母乳,仅20至30名妈妈的母乳成功在3月17日之前,载送出境到大马,同时也寻找从新加坡返马共车协助运送母乳,但每趟最多只能放置5箱母乳。

“最伤心的是,有人趁火打劫,要求运送每箱母乳收取100新元(约300令吉),后来知道需求量高,甚至狮子开大口运送每箱母乳收取150新元(约450令吉)。”

曾接洽30多家公司

她透露,哺乳妈妈都想尽办法运送母乳回国,她与JS及DT曾接洽30多家冷冻食品和运输公司,每趟运输费征收1000至3000令吉,加上咨询国际贸易及工业部和卫生部,当局都以“不是紧急事故,建议改用配方奶粉喂食”为由拒绝帮助,而运输公司也强调需要大马检疫及检验局所批准的入口准证才能顺利通关,高额费用及不确定母乳是否能入境大马等种种因素,令哺乳妈妈不得不打退堂鼓。

她指出,哺乳妈妈不是不想返马,而是政府已宣布4月3日起,所有从外国入境者都必须强制送往隔离中心进行14天的隔离,在网络社交媒体流传很多假新闻,贴上犹如“集中营”的隔离中心照片,加上酒店关闭,担心被送往隔离中心后无法为婴孩提供母乳。

母乳“挤爆”房东冰箱

JS向记者说,哺乳妈妈在新加坡租房,一些哺乳妈妈借用公司的冰箱储藏母乳,如今新加坡总理李显龙宣布实施管控令长达一个月,所有非必要工作场所将关闭,许多私企工作的哺乳妈妈只好把冷冻母乳搬回宿舍。

租私人冷冻库太贵

她表示,可是房东所提供的冰箱是共用的,哺乳妈妈把冰箱的冷冻格“挤爆”,房东明显不高兴要求处理。

“哺乳妈妈有打算在新加坡租用私人冷冻库,但费用问题成最大的考量。”

她认为,没有妈妈愿意错过自己婴孩成长的过程,一些哺乳妈妈声称婴孩在大马生病了,但无法运送母乳应急,她也爱莫能助,只能给予同理心的精神上支持。

她坦言,或许有很多人用“喂食奶粉即可”看待此事,但这样的舆论是对哺乳妈妈造成二度伤害。

记者与受访者的问与答:
每周来回马新

记:大马未实施管控令前如何为婴孩供应母乳?

JS:我每周从新加坡通过陆路关卡回新山。

DT:我每周搭飞机回到槟城,并把母乳带回槟城。

YY:我每周乘搭飞机回到雪州,也挤好至少4天奶量收藏。

忧通关受传染

记:是否有返马的打算?

JS:虽然我没有冠病症状,但从新加坡入境大马会接触不少人,担心通关过程中有受感染风险,会连累孩子,实在进退两难。

YY:大马宣布所有外国入境者强制送往隔离中心进行14天隔离后,我有股冲动想返马,失去理智爆哭了两天才平复心情,害怕自己入境大马被送往隔离中心,更担心离境时受感染,到时我真的会内疚一辈子。

DT:我的大儿子跟随我在新加坡生活,我需要承担孩子的上学开销,加上大马经济情况欠佳,我不能没有这笔收入。

运送费上千元

记:可否了解你们接洽的运送母乳费用?

JS:从新加坡运送母乳到新山,一趟冷冻柜要价1000令吉,倘若送到各别住家就必须另外收费。

DT:从新加坡运送母乳到槟城,每趟冷冻柜要价约3000令吉,加上各别住家配送服务额外增加100令吉,预计需要3至4天,冷冻食品公司必须从新加坡载送食品到新山后,再到吉隆坡仓库安排送货到各地区,最后一站才送到槟城,担心过程中母乳已变质,同时也承担不起这笔费用。

YY:从新加坡运送母乳到新山都困难重重,更何况要跨州分发母乳,而且要顾及母乳是否会变质,不是每家运输公司愿意接单。

忧儿不识母

记:请问婴孩的情况如何?

JS:我每天都与家人视频聊天,每天都想回家,害怕时隔两个月婴孩不认得我。

YY:预计下周开始,存放在大马母乳已不足,很担心孩子不适应奶粉喂养或敏感,现阶段由老人家帮忙看顾,曾想过借母乳方案,可惜身边很少哺乳妈妈的亲友,也不敢一直拜托别人帮忙。

DT:目前采用一半母乳一半奶粉,马新实施管控令,最快要等6至7月才能看到孩子。

拟请假却被迫离职

记:新加坡实施管控令,非要紧的场所下周起关闭一个月,哺乳妈妈应如何自处?

YY:原本我打算申请年假或无薪假返马,幼教机构显得相当无情,管理层干脆要我离职,机构还在讨论要如何上班和商量对策,留在新加坡的房租和开销都自己承担。

JS:我在会计部负责处理公司的支票,如今连老板都在家作业,无法签支票,昨天是最后一天工作。

DT:暂时还不确定公司的对策。

独家报道:苏韵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