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控令第18天】郑已胜:救济须实质
应允雇主停缴税1年

郑已胜:刺激内需最重要。

(吉隆坡4日讯)面对2019冠状病毒病严重疫情,国内商家悲歌唱不尽,商家希望政府伸出援手之际,不少人也已对接下来的业务发展作最坏的打算。

从事电子加工制造业的郑已胜指出,政府实施行动管控指令防疫属无可奈何,毕竟人命关天,然而政府的“江湖救济”必须是实质的,因为一旦企业失去存活的生命力,雇员存留显然已无关痛痒。



郑已胜指即使管控令被解除,假设5月可以复工,情况也不妙,因为全球防疫下各国门户紧闭,订单进不来,货物出不去。

也是马来西亚中小企业总会前总会长的郑已胜向《南洋商报》说,政府应考虑允许雇主一年停付所得税、公积金、销售及服务税、人力资源发展基金、外劳人头税等法定付款,而不是推迟缴纳。

“当前刺激内需最重要,市场一定要有充足的现金流动,因为外国市场暂时是不可期望。”

提供中小企免息贷款

他认为在这非常时期,国家银行应鼓励大企业、机构、财团和银行也参与救国,为中小企业提供0%利息贷款,让中小企业重新建国,这是更有意义的社会企业责任。



他坦言,在这情况下,裁员是企业的最后选择,必然会从减少上班天数、加班和减少员工着手。然而即使裁退员工,公司也会遵守雇佣法令,给予应有补偿。

郑已胜从事电子加工制造业逾20年,他指这领域从去年9月至12月开始,已因全球经济氛围而开始走下坡。

已作最坏打算

他认为,我国当前极力对抗冠病疫情可谓史无前例,他已对未来业务发展作最坏打算,订单可能下滑长达一年。

他说,政府提供的600令吉工资补贴,应该不要设定公司必须证明收益减少50%的条件,而且雇主、雇员和政府三方都应承担工资。

“也许政府应该让不属于必需品的行业或服务的企业,不受收益减少50%的条件约束……州政府方面也可有各自的援助中小企业的措施,包括免收门牌税、地税、执照费等。

不属必需品
混凝土业者有货出不去

经营预制混凝土业务的陈姓东主说,其公司经营100%出口到新加坡的业务,虽然新加坡的建筑业这期间没停工,但是其行业在管控令下不属于必需品行业和服务,所以不能开工,也不允许出口到新加坡。

他指其公司从事客制化的建筑半制成品,手头有货却出不去。这行业在本地不多,除了生产线雇佣外劳,在品质、技术等层面是雇用本地员工。

“在管控令下,公司零收入,还要支付员工薪金、付款给供应商,若(政府)迟迟不允许复工,情况很不妙。

“我们不会动辄就裁员,反之会先考虑减薪,裁员是最后途径。”

刘尚文:希望管控令不会延长。

刘尚文:相关行业不准开工
瓦楞纸箱业也陷困境

马来西亚瓦楞纸箱制造商协会(MCCMA)主席刘尚文说,虽然瓦楞纸箱制造业可以开工,不过因为一些行业不准开工,也影响这领域的业务。

他指一些食品业也非全面开工,若该指令延长,对各业带来更大冲击,瓦楞纸箱制造业也难免陷入困境,为此他希望管控令不会延长。

之前,大马瓦楞纸箱制造商协会发文告呼吁政府允许该领域旗下的工厂在这期间继续营业及投入生产,以便能提供包装材料给业者。

该会指基本服务如餐饮业供应及医疗保健,在政府实施管控令期间可运作,瓦楞纸箱制造商是向医疗保健及餐饮业提供包装材料(纸盒),若没有这行的支持,医疗保健、餐饮业不可能继续稳定提供服务。

“这将会扰乱医疗保健、餐饮业对大众提供的服务,也将导致食品供应链被破坏。”

报道:廖梅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