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控令第18天】养鸡业面对5冲击
促展延封闭农场限令

面对冠病打击经济,大农场也盼政府暂缓封闭式养鸡场限令。

(威南4日讯)2019冠状病毒病冲击全球,我国也难幸免,槟州畜牧业公会顾问罗之义说,各项严峻挑战下,养鸡业要恢复元气半年内恐难做到。

他说,鸡农期盼政府开恩,延缓今年8月15日开始执法的封闭式养鸡农场限令。



他接受各报联访时指出 ,目前养鸡业者面对5大挑战:

1.封闭式养鸡场庞大建费。

2.冠病疫情冲击养鸡业。

3.政府政策亲民不亲鸡农。

4.鸡价一回升就遭谣言抹黑打击。



5.养鸡业要恢复元气半年内恐仍看不到曙光。

封闭式费用高

“第一点,根据政府规定封闭式养鸡农场范围5公顷(约12亩),单单土地评估就要上万令吉费用,还有图测和申请、水、电、排污系统等周遭基本设备,还不包括建筑物,就需耗资逾10万令吉,而养鸡业并非商业或工业,它乃是农基工业,业者难申请贷款。”

他指出,肉鸡鸡舍普遍是单层式或双层式,近来也有人尝试三层式,但层次越多费用越高,而蛋鸡鸡舍多层楼养殖则没问题。

“第二点,疫情直击全球旅游业和服务业,酒店、餐馆等都大量削减鸡肉订单,业者面对严峻的供应链瓶颈;第三点,政策亲民不亲农民(希盟政府时期),打击农民对未来的信心。举个例子,每当市场鸡肉供不应求时,政府单位就会发出禁出口新加坡的言论,这对鸡农和鸡只出口商不公平。”

他指出,第四点,每回鸡价回升时,某特定组织的有心人就会放出鸡只死亡或患病的图片威吓民众,这情况已持续好几年了,并非新鲜事,但每回都有人轻信这谣言,有心人屡试不爽。

“上月中旬充斥网络的消息包括鸡只生虫图片和整寮鸡尸视频。

罗之义呼吁消费者分辨消息来源。

民众散播谣言

“去年尾曾发生蛋鸡农场停电鸡只窒息问题,事发后有心人就在网络发放旧照散播谣言,吁民众少吃鸡,将此事件嫁祸给肉鸡农。事发后业者没有出面澄清,是担心越描越黑。我希望民众在接到这类抹黑鸡农图片时,应先向兽医局确认发生日期和地点。”

他说,民众尽管安心食用本地肉鸡,因为我国兽医局在控药方面非常严格把关。

“第五点,我们估计,在冠病和种种因素冲击下,我们以中国武汉为鉴,国家首先要恢复服务业不容易,旅游业和服务业是否可以复兴,因此,估计半年后(10月)仍难于打赢翻身仗。”

他是在于周五傍晚接受媒体联访时,如此说。

没扫墓致鸡只过剩

罗之义说,我国养鸡业者于2个月前冠病疫情爆发后就开始减产,不过,业者有稍微提高产量应付清明节,无奈因行动管控指令人们没有上山祭拜下,鸡只面对过剩约达8%。

“过去每年鸡农都会面对7至8个月鸡价批发价低于成本价的亏本遭遇,过后会等到市场供不应求时鸡价回升的局面,但偏偏有政治人物在这时期发出切断狮城肉鸡供应链的言论,打击本地鸡农,也削弱狮城对大马的信任。”

他说,全东南亚国家中鸡价最廉价国家是大马,这情况已连续2年了,批发价从1令吉80仙至2令吉80仙,远远低于农场健康鸡成本价4令吉50仙(小农户)和4令吉30仙(大农户)。

无法输出狮城 业者恐倒闭

“大马对狮城的鸡肉供应链已有数十年,每天约供应30万公斤的肉鸡给新加坡,这30万肉鸡仅占总生产量的15%。

“若这30万肉鸡被逼留在本国的话,肉鸡业者全年亏本下,肯定要面临关闭了。”

罗氏认为,发此言论者非常不负责任,不体谅业者长期以来“拉长补短”的苦苦经营此行业,而且有些业者想要跟上政府的要求,即建设新式的农场也办不到,因此有业者宁愿收盘。

阿嫩:今年并没有接到鸡病汇报。

槟养鸡场没染病例

槟州兽医局主任阿嫩医生指出,区内无论是蛋鸡或肉鸡农场都没发生鸡新城疫和禽流感。

她说,今年内当局并没有接到农场遭遇任何危险病毒侵害的汇报,若有兽医局将会对外做出公布,肯定不允许业者将病鸡推出市场让消费者购买食用。

她指出,鸡只病疫是由病毒引起的一种急性败血性传染病,感染此病的鸡只都会死亡,让业者蒙受很大亏损,而禽流感会感染给人类,当局有分类动物疾病中那些会威胁人类和不会感染,对于会威胁人类的疾病,当局肯定会严厉把关。

兽医局密切监督

她今早针对网络流传鸡病图片和鸡死视频接受电访时,如此回应。

“我们非常密切关注和监督州内农场,毕竟鸡病会迅速传染,需要及时抢救和解决。如果州内农场鸡只出现鸡瘟或疾病侵袭,我们会被通知,不过,近期并没有接到农场鸡病消息。”

她也说,业者本身也有责任关注及提升本身农场的基本卫生措施,并且遵守当局所禁止使用的鸡只疫苗药物,如果农场出现鸡瘟源由抵触控制疾病条例,当局将会执法对付不负责任业者。

另一方面,阿嫩医生也说,行动管控令期间,槟岛部分地区禁止宰杀鸡只,但威省一带并没有此问题,至今市场鸡肉充足,并没有出现短缺现象,鸡价也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