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竞争 美国输了/瓦利·纳斯尔

一场疫病大流行正笼罩着整个世界,令数百万人的生命和生计岌岌可危,而美国总统特朗普脑中想的却是如何才能在气势上压倒中国。



但他对赢得这场大国竞争的执念,比如其政府恶意地坚持将2019冠状病毒病称之为“中国病毒”或“武汉病毒”那样,正在令其取胜希望日益衰减。

没人怀疑冠病最早出现在中国,也没人否认中国官僚在早期曾错误地压制相关信息从而错过了及时遏制病毒的时机。

但对于全球大多数地方而言,重要的不是疫情源自何方,而是如何结束。而且就目前而言,中国在阻止疫情蔓延方面要比美国更有作为。

尽管初期出现了失误,但中国领导人很快就意识到了这一点并采取了果断行动。政府封锁了受灾地区,锁定大量人口,建立了冠病定点医院,并加大了包括病毒检测试剂盒,口罩和呼吸机等必要设备的生产。

政治高于公众健康



封锁或许过于严酷,但中国的策略似乎奏效了。新的感染病例在几周之内开始减少,据报道已经不再出现新的本地感染病例,而该国目前正在逐步采取措施以解除封锁。

与中国不同,美国早就接收到了大量关于冠病即将来袭的警报。

但特朗普没有采取任何行动,而是刻意淡化了威胁,最后犹豫了好久才兑现自身承诺去援引《国防生产法案》命令私营企业生产医疗维生设备,并拒绝下达全国范围的居家防疫指令。

多国公开感谢中国的援助。

此外特朗普显然也担心自身在经济危机中的连任前景,因此宣布计划在复活节之前“重开”美国经济,最终在确诊和死亡人数激增的情况下才改了口。

简而言之,他将政治置于公众健康之上,就跟一些中国官员在疫情初期的做法一样,特朗普可是经常揪着这一点不放。

世界卫生组织在不久之前警告说美国可能成为疫病大流行的新中心,而该国目前已经成为了全球病例数最多的国家。

与此同时,欧洲部分地区正在奋力应对疫情,意大利和西班牙的死亡人数已经超过中国。

而这也与特朗普失败的领导手段一道有力地证明了中国的国家主导治理模式要比(通常在政治上陷入僵局且功能失调的)民主体制更能应对“黑天鹅”事件。

中国助各国抗疫获好评

美国或许在阻止其盟友采用中国电信技术方面取得了成功,但它不能阻止世界纷纷效仿中国在冠病危机期间行之有效的公共卫生或社会组织手段。中国在这方面的成绩迄今为止都令人信服。

中国医生携医疗物资飞赴罗马和德黑兰等地的图片在在世界各地社交媒体上广为传播,进一步提高了中国在国际上的知名度。

眼下还有一些国家正在寻求中国的帮助,比如在欧盟减少医疗设备的出口之后,塞尔维亚总统亚历山大武契奇就呼吁“他的朋友和兄弟”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提供相关必要物资。

几天后欧盟委员会主席德莱恩也公开对中国的援助表示感谢。

从没有任何方面请求(更别说感谢)过美国,美国也没有提供过任何东西,特朗普那个“美国优先”的政府收获的只有对其毫无同情心的指责。

而实际上特朗普政府一直在积极破坏各国应对人道主义危机的能力。它不仅拒绝放松对古巴,伊朗和委内瑞拉的制裁;还可能促成了国际货币基金拒绝向委内瑞拉提供50亿美元(约215亿令吉)紧急贷款的决定。

美对盟友漠不关心

特朗普政府似乎并未认识到任何一个无法控制病毒的国家,都会使整个世界陷于危险之中。维持那些削弱目标国家(例如伊朗这个疫情严重程度排行全球第三的国家)医疗体系的制裁,不仅在道义上应受谴责,还会通过令病毒继续传播以及强化美国反派形象进而损害美国自身利益。与此同时,中国与俄罗斯都敦促美国改变其做法。

然而美国不仅对敌国的苦难无动于衷,对其盟友也漠不关心。特朗普政府不但没有向欧洲伙伴提供一分钱援助,还突然单方面禁止大多数欧洲访客在30天内进入美国——此举令欧洲领导人大感意外,并随之遭到了广泛谴责。

更令人气愤的是,有报道曝光了特朗普为独占德国CureVac公司研发的冠病疫苗,而做出的厚颜无耻仗势欺人之举(有美国官员称该报道“过分夸张了”)。

欧洲本已习惯了特朗普的敌意言行,但这次真是忍无可忍了。毫无疑问欧盟已经无法再信任美国,更不用说加以依赖。而这么一个横亘在大西洋上的裂痕正是中俄两国一直梦寐以求的。

当特朗普忙于文过饰非以转移人们对其领导无能的指责时,中国正在为疫情后时代的全球领导地位添砖加瓦。多谢了特朗普,美国几乎肯定会输掉这场大国竞争,并搭上无数人的性命。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