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好会变政治“义工”/陈金阙

写稿这天是4月1日,步入行动管控指令的第二期,大家认为还有两星期行动管制就结束,一切恢复旧观了吗?

如果相信这个说法,那么这可能是愚人节(4月1日)里最大的笑话。



看到美国确诊者每天以几万人的数目增加,就知道事情没这么容易就结束了。不晓得特朗普会编个什么谎言来继续蒙骗其国民呢?

过了两个星期,国内商业活动几乎全无,大家出门只为了食物或一些必需品,虽然政府一再派定心丸,入场用品货源充足,但是,对于那些可能断炊的家庭或者月光一族,能够支持下去的储备资金不多,心里已非常着急。

对抗病毒是当务之急,连元首也爱护子民,宣布暂停支薪半年,大家可要束紧腰带忍耐这几个月了。

我国的确诊数目虽然与日俱增,还好是每天维持在一两百宗,不像美欧那些国家的一发不可收拾。

在大家醒觉性纷纷提高之后,希望未来两个星期,大家继续维持高度警惕的防疫行动,将疫情扩散抑制下来。



至于首相宣布的振兴配套,在大家详细研究以后,纷纷发表了不同的意见;其中扶持企业的措施有待加强,不然,收入较低的一族获得援助之后,其经济命脉——公司/老板——却倒闭了,随之而引起的失业潮,到最后还是打击到打工一族。

公务员最安稳

此外,56级以下和退休公务员获得500令吉援助金,确实是让许多人有如丈八金刚摸不着头脑:目前收入最安稳的就是公务员这个铁饭碗,公务员会没有面对出粮的问题,何以还有特别现金配给他们?相对之下,弱势一群应该更需要这笔现金的援助。

如果要成为全民首相,那么,首相署应该收集这些精辟见解,然后对配套的不足之处作出修改,那么,即使不能尽如人意,可是,人民应当喜见新政府伸出橄榄枝的诚意。

说来这个新政府也真命苦,冷手接过热煎堆,席子还没有坐暖,就要忙于抗疫,部长们连两个月的薪俸也捐出来了;如果反对党在5月18日国会重新开会时成功投下不信任票,意味着(又再)改朝或将迎来大选,技术上来说,他们这两个月没有收入,在做“义工”。我国内阁的部长竟然有先做义工,然后再经过反对党的投票考验是否能做下去,倒也是前所未有,令人称奇。

所以,趁愚人节送他们一句赠言:既然那么爱官位,就多做事,少给人笑话,不然的话,为他人作嫁衣裳,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希盟没戏唱了

至于说到希盟促开紧急会议以商讨经济配套问题,几乎所有人民都摇头,演戏演到这个地步,即使言之有理,也算了吧!不管之后政府会不会被起诉,目前的国盟新内阁可是卯足劲追求表现;而且,相信谁执政都会口口声声“爱民如子”,都认为自己的安排是最好的,看看敦马哈迪医生两年的安排就知道了。

目前是两“盟”轮替(“过场”)的阶段,希盟的戏只演到2月,之后暂时没得唱了,还请少安勿躁;“国盟”好不容易争取到这两个多月的C位(中心位主角)来演出,哪里有闲情理会你在台下鼓噪?奉劝希盟,还是先下野服务人民,等5月18日再说吧!

顺便提一提上期说到的冠病基金。目前关系到冠病的募捐基金众多,不乏鱼目混珠、欺骗造假之类,希望政府监督这类基金,不让欺诈之徒有机可乘,同时对那些欺诈之徒,除了严加管制之外,务必绳之以法,施以重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