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某些佛教会领导人进谏

佛教团体包括出家人住持的道场以及在家人领导的佛教会、居士林。不管是全国性或者地方性的佛教团体,它们主要的宗旨是弘扬佛法,其他的功能是次要的。此文章主要是谈在家人领导的佛教会。

有正见的佛教会主席绝对不会把佛教会定位为佛教徒的联谊会,也不会只是把它定位为慈善机构。既然把”佛教”两个字挂在招牌上面,佛教会就与弘扬佛法脱离不了关系。一个佛教团体,如果没有积极的弘扬佛法,不把提升会员的宗教素质放在首位,纵使行政管理先进,它的存在是没有太大的意义。



佛教主张“悲智双运”,只有慈悲,缺乏智慧就有如单翅的大鹏,无法高飞。佛法包含“世间法”以及“出世间法”,两者之中,后者特别重要。

南传、北传佛教的核心教义皆是劝导众生脱离六道轮回,离苦得乐。此核心与“出世间法”密不可分。佛教会的领导人不要自命清高,专搞一些曲高和寡的活动,也不要只是举办那些“带来好运”的活动,而应当福慧双修,“世间法”以及“出世间法”都需要照顾到。

要推广正信佛教,佛教界必须勇敢承认某些不健康的社会现象,其中比较明显的的两个是:

“一般的民间信仰者神佛不分,他们充其量是挂名的佛教徒。他们往往抓着某些外在的仪式就以为懂得佛教了。”

“不少佛教会的在家理事对佛法一知半解,甚至诸多误解。可悲的是,他们毫不觉得惭愧,也不认为自己需要提升。”



在目前,这两个现象已经够糟糕了。第二个现象更是具有“上梁不正下梁歪”的负面作用。

佛教会的理事们应当去理解《华严经》说的“忘失菩提心,修诸善法,是名魔业”。自己忘失了要觉悟的心,也忘失了要帮助他人成就佛道的心,纵使做了许多善事,到头来也只是替魔王做事业,因为善业虽然带来很多福报,障碍却跟着来,阻扰成就佛道的心愿。不是导向解脱道的善事”属于“魔业”。如果行善的目的只是想获得人天福报,那是归类为“魔业”,因为始终没有脱离魔掌。

法会只重形式轻内涵

佛教会的领导千万不要沾沾自喜,以为时常举办很多人出席的“法会”就是表示道场兴旺。如果“法会”只是重形式、轻内涵,那反而是表示道场已经走进错误的方向。

末学冒昧的向佛教会(尤其是标榜弘扬大乘佛法的)某些领导人进谏。在此必须声明,末学无意一竹竿打翻一船人,的确有佛教会的领导人本着上述《华严经》的教导,尽心尽力的为佛教奉献,但是,在目前他们属于少数。末学希望把目前的少数渐渐的提升成为将来的多数,因而提出以下建议:

1.佛教会要向信众灌输基本的佛法,法会期间是良机,最好是在“上供”之前,因为很多功德主会前来上供。安排45分钟的讲解时间易如反掌,法会稍微提早开始,延迟一点结束,缩短午餐时间就行了。如果主法法师疲惫,需要休息,就邀请其他法师/居士讲解,或者播放法师预录的开示。佛教会必须扭转法会越来越多,信徒越来越不懂佛法的局面。

2.很多佛教会每星期都有共修。可惜的是,参与者往往只是来诵诵经,而不明白经文的意思。念经肯定是应该鼓励的,但是,经文是需要理解,而不是背诵给佛菩萨听的。目前的共修流程应该改善,至少安排15分钟来讲解经文。不要以“另外开办佛学班”做为借口。参加佛学班与参加共修的佛友基本上是不同的两班人,参加共修的佛友很多是没有参加佛学班的。

3.理事们应当以身作则,尽量出席佛法讲座,以及平时的共修。现在的情况是,除非是名气响当当者来开示,否则理事们很多是选择缺席。这里要特别提一提弘法主任,不要以为自己偶尔载送法师来佛教会讲经说法,就是尽责了。弘法主任也要确保所邀请的弘法者的确是对有关的讲题有很深的认识。举个例子,不要邀请只是对佛法有一般认识的弘法者来主讲念佛法门,以免误导听众。

4.佛教会应当厘清佛教与民间信仰的区别。举一个例子:“供佛斋天”很受佛教徒欢迎,令人惋惜的是,不少佛教会把佛教的“供佛斋天”等同于民间的“拜天公”,以为都是祈福求吉祥吧了。佛教会不要继续把“供佛斋天”低级化。佛教的普及化,代价未必一定是低级化。念诵《金光明经,空品》是“供佛斋天”的重点,必须安排半小时来解释,不要敷衍了事,导致信众误解佛教。

长期偏重“欲勾牵”

5.不要扭曲《维摩诘经》所说的“先以欲勾牵,后令入佛智”,来做挡箭牌。许多佛教徒的确是被“欲勾牵”而进来佛教会。开始时,求福不求慧,无可厚非。但是,假使经过一段很长的日子,他们绝大多数依然欠缺“入佛智”的倾向,那是佛教会长期偏重“欲勾牵”的缘故。佛教会应当时常想着如何主办活动,令信众渐渐勤修“戒、定、慧”减少“贪、嗔、痴”,否则就是不思长进!

6.佛教会要有大勇气改革不合时宜的仪式。佛教不是僵化的,佛教讲“无常”。很多佛教道场却有意无意的强调“常”。佛教的仪式不是一成不变的,时代不一样了,“善巧方便”也就应当跟着时代的脚步而改变。传统的“写牌位”可以改用电子版,“烧纸船”可以通过科技制造动画来代替。新的方式更加符合环保,也更加容易吸引年轻的一辈进来学佛。

7.不少佛教会喜欢主办亲子关系、医药讲座等等。此类世间法的讲座的确有正面作用。因为它们的实用性,可以吸引民众出席,所以不妨多办,但是,如果把正统的佛法讲座抛去一边,当作可有可无的陪衬品,那是本末倒置,不务正业。主办世间法的讲座(例如心理辅导讲座),佛教会应当确保主讲者懂得把“世间法”与“出世间法”融合起来,千万不要令听众误解“现代的佛教”只有“世间法”。

8.佛教会在某些华人的传统节日举办联欢会的确能够吸引不少的民众到来出席。这个善巧的接引方式可以打破隔膜,值得鼓励。在联欢会的场合,长篇大论的介绍佛法是不恰当的,而应该把佛教元素善巧的融入其中,例如演唱流行佛曲(改编自流行歌曲),通过与佛教教义有关的猜灯谜,来潜移默化出席者。假使联欢会只是吃喝玩乐,纵使是安排素食,也难免有浪费佛教资源之嫌。

有关的佛教会是否要逐渐落实上述的建议,取决于是否有承担力,是敢不敢为,并非可行不可行的问题。佛教会的主席与弘法主任是关键人物。如果不敢承担、不敢为,就会面临被时代的大潮流所淘汰,或者自我淘汰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