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战并非小心眼竞争/沈联涛、肖耿

全球正处于战争之中。敌人有韧性、无情、不可预测,也不区分种族、国籍、意识形态、或财富。



从普通工人到英国首相和王储,它已经杀死了2万6000多人,感染人数达56万之多。敌人导致经济停顿、医疗体系不堪重负、并迫使数亿人被困在自己的家中。而且敌人绝不退缩。

与常规战争不同,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疫情大流行不是选择、也不是竞争。无法达成停火,也不可能签署条约。而且,由于没有已知的疫苗或有效的治疗方法,全球几乎没有与之作战的武器。

在找到更有效的武器之前,恢复和平(或至少避免系统性崩溃)的唯一方法,是启动全政府、全社会、及全球的抗疫统一战线。

当务之急是确保前线不被压倒。正如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所提示,做到这一点的最佳方法是尽早并严格执行社会隔离策略:让人与人彼此远离,以减慢病毒传播速度。

其目的是将陡峭且指数级上升的“传染病大流行峰值曲线”压扁,使得严重病例不会超过医疗系统的负荷极限。



遗憾的是,扁平化“传染病大流行峰值曲线”并没有在首战之地武汉发生。由于当局最初并没有充分理解冠病的病理及潜能,后来不得不恶补失去的抗疫时间,而这些延误不可避免地增加了总死亡人数。

同样的悲剧也发生在意大利,导致其医疗系统不堪重负,死亡人数已经是中国的两倍以上。

封城隔离的行动对于保护公共健康至关重要,但却给经济带来了巨大压力。

须紧急实施封城隔离

教训很明确:政府必须紧急实施封城隔离措施。中国和意大利后来都这样做了,而中国抗疫效果更好,其中有中国人口更年轻的因素,但主要还是中国采取了更为严厉的隔离措施,包括建立新冠病毒重症医院和轻症方舱医院。

然而,封城隔离的行动对于保护公共健康至关重要,但却给经济带来了巨大压力。

封城隔离持续的时间越长,大规模失业、供给与需求崩溃、和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就越大,尤其是考虑到由零利率或负利率支撑的全球资产泡沫已经存在了相当长的时间。

基于“低库存即时供应”的全球经济可能无法面对两个月以上的封城隔离。这个担心导致了金融市场的 “明斯基时刻”:投资者开始恐慌性抛售,导致繁荣变崩溃、及泡沫破灭。

西方股市已经暴跌。在美国,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即使最近有点反弹,但其表现很可能成为上世纪初大萧条以来最糟糕的月份。

设法恢复生产和消费

尽管迄今为止,中国的股市没有暴跌,挺住了封城隔离的冲击,其主要原因之一是它之前已经遭受了与美国的贸易战冲击,大量财富在冠病爆发前已经被摧毁。

2020年前两个月,中国大中型企业工业增加值按年下降13.5%;城镇固定资产投资下降24.5%;零售总额下降20.5%。而在2019年12月,这三个经济变量都分别增长了6.9%、5.4%、和8%。

教训很明显:虽然封城隔离是必要的,但之后恢复生产和消费的强有力措施也很重要。在短期内,这需要积极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但是这些措施的有效性是有限度的。

美联储迅速采取降息举措,并承诺注资数万亿美元的行动也未能阻止股市下跌。财政措施可能会产生更大的影响。

确实,当美国国会批准了史无前例的2兆美元(约8.3兆令吉)的经济稳定方案后,其中包括直接支付给纳税人的现金、失业救济金、以及用于帮助企业的5000亿美元(约2.15兆令吉)拨款,美国股市停止了暴跌。

封城时间长冲击大

但是,如果封城隔离的时间太长,这些措施的有效性是有限的。大多数工人和企业的现金储备是有限的。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最近的一项研究表明,有44%的美国就业者拿低薪或时薪。

2019年美联储的一项调查显示,有40%的美国成年人无法用现金、储蓄、或信用卡支付意外的400美元(约1720令吉)消费,因为他们无法在短期内偿还哪怕是不大的一笔意外费用。

2017年,欧盟人口的22.4%(1.128亿人)有风险生活在可能陷入贫穷或不被社会包容的家庭中。这些人无法承受其家庭收入的长期中断。

而且,由于其中许多人的职位是无法通过远程在家工作完成,长时间的封城隔离将逼得他们走投无路。

实际上,家庭收入中断的可能性非常大,因为许多雇主在无法开业的情况下将无法继续向其雇员付工资。 

摩根银行估计了一些行业的缓冲现金拥有量中位数:餐厅为16天、零售商店为19天、所有小型企业为27天、高科技服务为33天、房地产为47天。

2470万人恐失业

国际劳工组织(Iinternational Labor Organization)预测,冠病将减少530万至2470万工作机会,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导致全球失业人数增加了2200万。

仅在美国,上周就有330万人申请了失业救济,这比高盛估计的225万多出三分之一。

现实是,没有理由期望冠病会迅速而彻底地结束。

根据帝国理工学院的研究,即使感染人数很快达到峰值,之后的疫情小规模复发也需要反复实施封城隔离,直到我们能够开发、测试、制造、并广泛分发有效的疫苗为止,而此过程至少需要12-18个月。

在此期间,全球唯一有希望可以抵消抗疫时刻的周期性经济停顿及其严重后果的策略就是合作。

这既包括协调各国经济政策,也包括抗疫知识、经验、和数据的自由交换与共享。

我们需要警惕的是,美国总统特朗普之前坚持将冠病称为“中国病毒”,由此产生的愤怒可能将世界推向传统冲突,造成更多破坏和痛苦。

需全球联盟

像任何战争一样,与冠病之战将极大地伤害那些本已脆弱的人。除非各国能够摆脱破坏性的民族主义和小心眼的竞争,并展开建设性的合作,数以百万计的百姓将在生命健康和经济上遭受苦难。

像传统战争一样,传染病大流行不在乎谁对(right),而是关乎谁还能生存(left)。我们需要全球联盟来战胜冠病。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