害惨数百万日光族/黄子

向来没有开伙,一日三餐都是打游击;杂饭、粉面等等,虽然吃厌了,毕竟还可换印度餐嫲嫲餐,将就将就。

新首相宣布行动管控指令当天,没有积极采购,只买了些罐头面包快熟面,两星期大限未满,已吃到鲁智深的淡出飞禽走兽齐出了;如今因大城堡1万6000名传教士大集会等交叉大感染,唯有再延两周。



一来是巧妇难为,因为食材太过有限;二来,根本就是拙夫,向来君子远庖厨,烹饪技能超低。两个星期的管控,抱怨的是东西难吃。

大难当前,媒体上还不太易看见,M40的月光族、B40中的日薪群体以及数百万外劳的困境。

当然,一般外劳因为勤奋工作,相对之下,其收入比本地一些人,穏定丰厚多了;外劳到杂货店或便利店采购米粮等用品,到夜市买蔬菜水果,都是大袋大袋扛回去,一次采购,至少维持一星期;反观本土的一些人,一天的粮食一天买,最廉价小咸鱼几尾、蕃茄一颗、马铃薯两个、蕹菜四条;这些人,即使宣布戒严3天而非行动管制,他们也无力采购3天粮食。当中有些是散工,日薪;有者七日三工半,钱到手即入口;有者是无所事事,长期依赖救济金。总之,一样米养百样人。

外劳大手笔采购



如今4周行动管控指令,长期不工作或没工作或不能工作,依靠政府或救济金,没问题,一切如常,就像吃皇家饭者,即使发生饥荒,照样有饭可吃;就像毛主席的大跃进、文革时期,千万人饿死,被投入大牢者反而衣食如常。最大问题者,是非技术劳工,日薪计,有劳有得,所得不多,仅够糊口,同时也不善理财。因为许多老一辈的华裔寡妇,单单替人洗衣做家务,就可以培育七八个孩,有些成为专业人士。这样的成功故事,很多。

为了更多人的生命,再延两周,对国家经济雪上加霜,也是无可奈何。

专家推算240万人将因此失业,最令人担心的,不是76%国人只能支撑失业3个月,而是当中的日光族和月光族。4个星期没收入,数以百万的日光族吃什么?

教会机构开始筹款,粮援面临断炊者,可人多地广分布散,人力物力十分有限,势必顾此失彼,难以周全。盼望有更多团体也投入支援,共赴时艰。

一些不怕死的人,害我们吃到嘴巴淡出飞禽走兽,那不是大问题;不怕死的人,害死数百万日光族断伙,那才阴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