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Zoom了吗?

2019年冠状病毒病掀起全球停课、居家上班潮后,美国视讯会议服务公司Zoom成了最新宠儿,尽管美国股市已经历经数次“大屠杀”,Zoom的股价却一路大涨,它的魅力何在?

去年4月袁征为Zoom在纳斯达克上市敲钟,未满1年股价已狂飙。

许多行业和企业界处于凄风苦雨中,Zoom的业绩却大跃进并反映在股价上,去年9月才上市的Zoom,今年初股价68美元,至3月中为止一度冲破138美元。事实上,提供讯视会议系统的品牌很多,Zoom的不同或许就在于功能更全面易操作、价格也具竞争力。



连结逾千人会议

它基本上支援各全平台(Windows系统、macOS、Android、iOS),可在电脑或手机开视讯会议,举凡使用电邮、Slack等不同方式沟通者,只要主办会议的人士提供对方Zoom的URL连结就可参加会议,相对方便。

Zoom也有着较为全面的视频会议功能和分享功能,企业版可让1000人参与视频会议、支持分享荧幕、文件、白板、音频文件,荧幕的分享可以选择分享开启的窗口。参与会议的人都可以对分享画面进行实时批注,便于会议的交流。

去年10月,Zoom也推出运用人工智能自动生成文字的功能,会议会自动抽出关键字写成会议纪录,目前只支援英文版。

Zoom还有一个强大的功能是支持虚拟背景,在家办公背景太乱不便展示?换上虚拟背景一键就能隐藏!



一个按键 聚首会议

Zoom其实是由1970年出生在中国山东的袁征(Eric Yuan)所创办的。

在他十八/九岁时,因为跟女朋友念不同的大学,相隔甚远,一年也只能见个两次。他每次都要坐10小时的火车才能到达,袁征很讨厌这个过程,他常想着,有没有只要按个按键,不需要复杂的操作或繁复的硬体,就可以隔空看到对方、聊天。

进入职场后,有一回他到日本出差,听到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有关“网络末来”的演讲,当下他决定到美国学习、研究网络。1997年,27岁的他抵达美国,到华人创办的视讯公司 WebEx,做不太需要用到英文、他擅长的程式设计。36岁时,他拿到了史丹福的企管硕士。

无需出差远行

2007,WebEx 被思科(Cisco)并购,他也到思科出任工程副总裁,负责企业协作软体的开发。他在2011年辞职创业,在思科的前同事投资了25万美元(上市后变成约108万令吉),李嘉诚基金会在2013年入股。

创业的困难重重,最难的是说服妻子。因为他当时在思科,已经是位高权重、领军800人的大部门主管。创业只会更忙,他跟太太承诺,因为做的是视讯软体,所以会尽量用视讯会议,一年最多出差两次。

之后,他真的尽力守诺。当有客户希望他能出差去见他们时,他总是要客户先用 Zoom 视讯,结果,就常常在会议中搞定,不需要远行。这么一来,帮助客户、带给客户的价值,是有更多时间陪伴家人。

袁征

成功3原因:

1.不轻易认输

袁征的英文不佳,他一共面试了第9次才拿到美国签证。在Zoom草创期间,袁征为了筹备资金四处拜访不同的创投基金,亦曾被泼冷水指强敌环伺,Zoom不可能会成功。不服气的袁征过后把自己电脑的荧幕保护程式改成“YOU ARE WRONG”(你是错的)来激励自己。这股不认输的心态,让Zoom的产品在2013年正式上市后短短的5个月内就拥有了3500家企业客户。

2.永远将使用你“服务”的人放在第一位。

袁征在思科工作的時候,常接到客戶抱怨说产品(WebEx)不夠好用,功能不夠多,而且,无法支援当时正开始普及的行动设备,参与会议的人使用不同设备时整合困难且麻烦。袁征和上层讨论并想改善,但思科没有回应他的请求,这促使他在2011年决定创业。

Zoom成立后,袁征依然将客户放在首位,每次有客户取消订阅Zoom,他会亲自发电邮尝试了解取消订阅的原因,时至今日有时依然会透过电邮了解客户的弃用原因。

3.Zoom的企业文化

袁征曾在受访时提到矽谷甚至印度,强过中国的,首要是“透明”。他指出,论写程式的功力或聪明才智,华人并不逊色。但是中国人比较不愿意分享,不像矽谷、印度的工程师,都会愿意把正在做的事、成果或失败、心中的想法拿出来讨论,互相交流,彼此都能进步、更上一层楼。所以,Zoom 在用人时,最重视的不是功力,而是文化是否相合,包括透明、分享、合作、信任等,造就、并喜欢和公司一同成长,帮助客户的心态。

如果员工品格有问题或是涉及歧视与骚扰,他会立即解雇,但是如果员工短期的绩效不好,他并不会因此就炒对方鱿鱼,因为他认为此举会令表现好的员工担心自己某一天也会面对同样的命运,这将导致员工无法全心全意为公司打拼。

综合整理·郑美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