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线的勇士/林美强医生

写这篇稿时,意大利因97名的“2019冠状病毒病”患者在24小时内骤逝,继武汉与大邱之后,  于3月10日果断封城;期许有效切断病毒传播途径、遏制疫情蔓延、确保群众生命安全。

记忆尤新,除夕当天各大媒体充彻关于武汉疫情、武汉卦城、武汉沦陷、逃离武汉等负面新闻,心都掉入深渊了。不经意地忆起2003年沙斯災疫的憾事(诸如医护人员抗疫时感染殒职、的士司机拒载/餐馆拒招待医护人员与家属、或医护人员孩子被同学排挤等),哪里还有心情过年。直到读到关于“逆行者”的诸多报道,阴霾一扫而空,又何必为无知的歧视介怀,能兑现职业使命才重要。



(网络图)

招集专家研讨对策

我指的“逆行者”並非那些枉顾封城令或隔离指示,想方设法逃离的疑似患者或曾密切接触冠病患者的人;而是那群义无反顾赶往防疫最前线服务的无名英雄。除了奋战在前线的白衣天使,与时间赛跑建设武汉“小汤山”方舱医院的工人们、第一时间发出报道的前线记者、载送病患求医的通勤、帮忙采购运送日常用品的送货员、维持治安的公安及日夜奋战的各行各业的坚守者。他们有者放弃休假,有者已退休又重返岗位,有者已踏上回家团圆之路却毅然返程……他们迎难而上,只为尽己所能救人治病。

防疫工作刻不容缓,虽然是新年期间,卫生部总监已招集了国内顶尖传染学专家研讨防疫对策;诸如鉴定“定点医院”,针对出现症状的疑似感染者进行隔离、诊断及施治等作业流程、接触者追踪、防疫措施、入境管制、旅游咨询、如何信息透明化防范恐慌等……务必将疫情破坏降到最低。

追踪遏制疫情蔓延

1月23日武汉封城那天,卫生部全国危机准备及应对中心(CPRC)接获4宗疑似感染武汉COVID-19病毒的案例。他们皆来自疫区旅客。疑似感染者被隔离,以做进一步检查;在遏制阶段(Containment Phase),隔离与接触者追踪能遏制疫情蔓延。



第一波疫情确诊病例22宗。2月16日至26日——11天内无新病例;蛮以为从此风调雨顺、国泰民安。哪知老马于2月24日却心血来潮,辞“相”告老还乡,陷国家于无政府状态。疫情当前,政棍们还处心积虑的政治博弈;孰料第二波严重疫情正在酝酿中。

2020年2月29日正当人民哀悼民主死亡,部分的政棍卻高奏凯歌的当儿,第26名“异常传播者”不自觉的在庆功宴播种;造就了21起本土人传人案例。

吸取教训付出代价

当病毒已发展到“人传人”的严重地步,遏制措施已无效。从而进入延迟阶段(Delay Phase);采用自我孤立和社会疏远措施(其中包括关闭学校,推迟大规模的公共集会及流感症状者强制性居家隔离14天)或许能延迟病毒传播。

大邱新天地教会朝圣活动引发群聚感染,近1300名教徒出现类似冠病症状,确诊人数达456人。“马国版”亦在大城堡回教传教士万人大集会重演,写稿时的数据感染确诊230人(我国)、2人(新加坡)及24人(汶莱)。可惜我们没从“大邱疫情”吸取教训而付出惨痛代价,因为还有很多不知名的出席者无从追踪。

世卫预警,受新冠疫情影响,全球口罩、呼吸器等个人防护装备用严重短缺。这疫战该如何打呢?

如果你也心疼逆行者,至少还可以这样做:减少外出或聚会;外出做好防护措施,戴口罩、勤洗手;加强健康意识,不信谣、不传谣。谨守卫生部指南,履行公民职责。

林美强医生 (心脏内科专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