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哈迪错失时机/章龙炎

“喜来登行动”及其后发生土著团结党宣布退出希盟及马哈迪医生辞职,导致希盟倒台,已经过了一个月的时间;目前的结论是:马哈迪老谋深算,没有预料到杀出个程咬金慕尤丁。

过去两个星期来,冠病肆虐,慕尤丁当上首相并不是什么“好康头”,而是要马上面对严峻的考验,能否过关还是个未知数。希盟一众领袖(那些没有在新的政府里头)及他们的支持者,可能会感到庆幸;慕尤丁及其同僚就可怜了。



我们可不要忘记,从一个角度来看,冠病肆虐考验的是一国政府领袖的领导才能及责任心,其对人民福利及安全的重视。

反对党短视

与此同时,冠病也为国会反对党带来不小的挑战,最主要的是与政府领袖“竞争”——即使没有政府那么多资源,但至少可以提出政府无法抗拒,如果抗拒会让民众觉得政府小气的建议。

可惜,当前的国会反对党没有这样的意识,还是跳不出小道政治的框框;无厘头的嬉笑怒骂很在行,短视到无法以国家及民众福祉的“大局”着想,更不要说有什么长远目标。得到政权与维持政权往往并不是同一回事。许多华裔同胞跟着国会反对党,特别是火箭的宣传起舞,因为在政治上短视。



因此,火箭没有看到马哈迪当过渡首相建议的“联合政府”的用意。

危机就是政治转机

表面上,可能如马哈迪在“喜来登行动”后第三天在电视发表的谈话所说的“我不是要博取民众的欢心。我只做我认为对国家好的决定。政治、政治人物和政党太过重视政治,以致忘记了经济和疫病问题正在威胁着国家”。

的确,博取民众的欢心并不是马哈迪的领导作风——至少在表面上如此。他认为对国家好而作出的决定,其他人只有跟的份儿;他批评其他人太重视政治,言外之意是只有他极端重视政治才是正当的——成立“联合政府”的建议,不就是明证吗?

马哈迪作为一个医生,对冠病的威胁不了解不警惕,是怎么一回事?

这是不是马哈迪有意为之?你当然会问:为什么他要这么做?

说破了并不复杂:大家都不把冠病的危害当一回事,因为疫情还没爆发;一旦疫情爆发到人心惶惶手足无措,民众当然会把希望寄托在政府,而且是有大家长姿势的政府。

马哈迪提议的“联合政府”要“一统天下”,根据马哈迪这政枭或那些了解权力运作的人的做法,危机也就是其政治转机。

不过,最后他还是错失了时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