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共渡时艰/陈金阙

行动管控令延长14天至4月14日,大家虽然无奈,但也没有其他更好的方法,唯有接受。这一次的灾难,天子庶民,一概平等,无人得以豁免。

平时财务规划员苦口婆心地要求我们必须存好6至12个月的生活储备金,许多人听了就忘了,他们可能觉得这是非常荒谬的:有工作做,没有战乱,何来预防万一呢?或许您说,生病呢?这些人自有他一套逻辑,他们认为如果是不治之症,那么,他们会选择结束自己的生命,以免连累他人。哗!想得多潇洒呀,他们似乎没有想到,万一昏迷不醒,或者人保持清醒,却无法行动时,结束生命也不是说说就能做到的呀!



如今上天就给了一个考验,无需生病,却一切停工,完全要靠自己的储备金生活下去。没有储蓄的人,过了14天又14天,开始慌了没?还好,政府体谅人民,规定在行动管制令期间,公司必须照样支薪给员工,不过,这也引来另一个问题:如果管制令延长下去,公司坐吃山空,有可能倒闭,怎样还能出粮给员工呢?

过去一周,人民由开始不习惯到渐渐能够适应,政府努力提供最新资讯和指南应该记一大功;而且,灾难当前,那些想捞取政治资本的政客很快的被人民轰得消失无踪。这个时刻,官威无用,乱讲话的政客,人民必将铭记于心,以后和他算账。

个人觉得,这个后门政府虽然其身不正,但是成员都了解这一点,所以,此时唯有把防疫工作搞好,希望将功赎罪,这和之前的“正宗”大有不同。希盟虽然是民选出来,但是在最危急的时刻不能团结一致,反而内斗不息,结果倒台,也把保护国家和人民的职责拱手让人。不但如此,希盟执政时,为种族和宗教事件疲于奔命,做什么也不能两面讨好;反观这次的后门政府,在决定一些敏感的宗教事宜时,不再有政客故意挑起情绪,诚属大幸。

要人民自救



不过,政府推出的一连串配套中,给人民一种“自救”的感觉,例如上述的薪水是由公司支付,而非政府援助;又,从公积金第二户头提出每月500令吉,也是自己的钱救自己;而要求银行暂缓债务供期6个月,而这期间的利息却要计算,有种缓解燃煤之急,人民日后还是要付出代价。

此外,一开始不受看好的“冠病基金”,让许多人有一种想法:政府不但没出钱帮忙,还要民间捐钱,所以和之前的“救国基金”一比,备受冷落,至今只捐获800多万捐款;随着大家和冠病近距离开战,相信人民现在对这个基金有所改观,或许它的后劲会比那个让人啼笑皆非的救国基金更强。当前内阁所有成员捐献两个月薪水(约200万令吉)就是一个十分令人鼓舞的举动。希望政府正面看待且大力推荐这个基金(甚至应该仿效之前捐献救国基金款项可以扣税的措施),公开捐款的户头号码和捐献者的名单,以透明的方式让国人得知所筹基金数额以及用途,也让千千万万获得帮助的难民/医疗人员一起感恩,或者反馈。

希望在抗疫的过程中,政府从中学习到“与民同在”的真谛,所推出的振兴配套能越来越利民,越来越见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