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控令第 10天】有工开不得手停口停
日薪族挖“老本”度难关

政府颁布管控令一星期来,江沙德士公会的生意暴跌8成,让业者苦不堪言。

(和丰、江沙27日讯)国家行动管控令实行一星期后,深受影响的各行业中,尤以“日薪人士”更是苦不堪言,随时要挖“老本”,省吃检用撑日子,甚至有人向亲友借钱度难关!

这些日薪族包括茶水工人、德士司机及建筑工人等等,他们当中有些人即使有工也“开不得”,收入为零,正所谓“手停口停”。



他们向《南洋商报》指出,他们目前是完全依赖平时的微薄储蓄支撑,若2019冠状病毒疫情持续恶化导致管控令继续延长,他们不敢想像将来会面对什么局面。

德士业影响最大

他们希望政府能提供援助计划给“日薪族”,助他们度过上述难关。

江沙德士公会是受影响最大行业之一,该公会成员坦言,当行管令执行后,生意额暴跌80%,一些同行甚至连最基本的燃油费也赚不到,希望政府关注。

德士业者说,过去只要勤力,从早到晚驾德士,一天最高可赚到约200令吉,在扣除燃油费,还可过日子;如今一些德士司机从早至中午12时尚未“开市”,情况悲惨。



“有部分德士属于司机个人产业,不必缴付租金,有者是向德士公会租车及准证驾驶,每天至少要缴付21令吉租金,若是该司机一天赚不到21令吉,还要亏租金呢!”

据了解,一些德士司机是靠储蓄过日子,一旦储蓄用完,将被迫向亲友借钱度过难关。

茶室的茶水工人呼吁政府勿关闭食肆,否则他们将面对断薪的窘困。

从事建筑及装修业的工人多属“日薪人士”,在这段时间未工开,目前也是靠微簿的储蓄度日。

所幸有一些雇主有考虑到日薪员工的困境,愿意提供“支薪”措施,助雇员度过难关,让他们暂缓一口气。’

巫焯基

积蓄越来越少–——基建维修工人巫焯基

我靠日薪来维持家庭生活,包括妻子及3名还在求学的孩子之开销,如今管控令的实施,大家不得不遵守,老板有工也开不得,这14天没有收入,只好呆在家里,不敢外出以免多花钱。

目前一家人是靠平时的储蓄,每天省吃俭用已一星期,微薄的积蓄也越来越少。由于是属于日薪工人,不是公积金局会员,因此无法从公积金提款帮补家用。

周丽霞

向母亲讨钱过活——茶水工人周丽霞

我在江沙文昌小食中心打工,每天日薪约40令吉,一星期收入平均也有240令吉,会把部分钱交给妈妈储蓄。

我不希望政府关闭食肆,不然我就会断粮了,也给没煮食的民众带来困扰。

现在打工的食肆还有做外卖生意,我还有薪水可花,假如突然被令停业,我只好向妈妈讨钱过日子。

倒贴租金燃油费——德士司机阿都拉赛尼

因德士车祸后撞毁,所以现在每天是以21令吉向公会租借德士及准证,才驾驶德士载客,今天从上午7时至中午12时还未开市,可能要倒贴租金及燃油费。

我曾在国能公司当司机,退休后才转当德士司机,如今每月都领取国能公司270令吉的退休金补贴,若是没有这些钱,日子真的不知如何过。

生意暴跌八成——江沙德士公会秘书拉马三美

江沙共有50辆德士的准证,其中有约30辆是活跃的,自管控令实施后,人们减少上街,德士业生意额暴跌八成,影响惨重。

我希望政府正视问题,并提供援助计划给“日薪族”,包括德士行业,助他们度过这个难关。

黄胜全

预备资金供“支粮”——发展商拿督黄胜全

配合政府的行管令,工程已全面停工,但将根据人力资源部的指示,发薪给受影响的工人。

我聘雇的工人当中,有者是月薪,有者则是日薪,他们是华裔居多,基本上都有储蓄,暂时没人向我预支薪水。

不过我也预先储备了一笔资金,给予工人“支粮”之用,让他们暂缓一口气。

黄金伦

盼别再延长管控令——装修工人黄金伦

我的日薪并不多,而且不是每日有工,因此平时是没有积蓄的,突然管控令落实,我只好面对并遵守。这一星期来就靠过去数个星期留下的一些钱,惟有省吃俭用渡日。

由于我是单身,没有家庭负担,相信管控令之前留下来的钱,还可以用上一两周。

手上的钱有限,希望政府不要延长管控令的期限,否则就要坐吃山空了。

黄志勤

执法影响生意——德士司机黄志勤

现在生意额很差,大跌了八成,必须每天省吃省用度日;过去只要勤力,尚有不错的收入,但管控令实施后,这一星期从上午7时到中午12时,才做了6令吉的生意,可说惨淡经营!

执法人员态度间接影响我们的生意,举例,我最近原本载1名女客,欲从江沙到金宝住家取遗漏在家的手机,结果关检拒绝,我们被逼折返。

报道:陈体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