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病时代的大马经济/国际策略研究院(ISI)

过去数星期,有三方面对大马来说,特具挑战性。

首先,拖延的中美贸易战在2019年底拖累世界经济进入衰退,政治前景因而暗淡。当中国最终与美国达成贸易协议,在未来两年进口额外2000亿美元美国产品(包括320亿美元农产品)后,我们得以喘一口气。



对比2017年1700亿的中国现有采购,这意味着超过双倍的采购承诺。虽然这对两国是极大的解脱,但是总体上对世界经济是毁灭性的,因为中国为了履行对美国的承诺,将从其他国家采购更少。

就在经济开始放缓时,约在同时的2020年1月,全球社群遭遇第二个灾难。从中国湖北省武汉市开始,2019冠状病毒病开始在全世界带来浩劫,先东侵亚洲,最终摧毁西部前线的欧美。就这样,病毒感染了37万5498人、造成1万6362人死亡(截至3月24日傍晚6时),意大利、伊朗和韩国成为中国以后的全球热点。

对世界经济影响深远

全世界的资本市场深受恐慌性抛售的痛苦,社交距离和封锁也对全世界的企业带来巨大冲击。当各国实施严厉的法令关闭企业,尤其是餐厅、酒店等,某些企业就在这么短的时期内被推向破产的边缘。

第三个挑战是大马的政治危机,希盟提前终结,让路给国盟。通过执政联盟失去多数议席、政府失效,发生权力转移。权力转移的合法性和伦理造成大马分裂,企业和投资者也担忧新联盟的稳定性。这也恶劣地反映在资本市场,后者创下最差劲的表现之一,而股市在那段时期遭遇共5亿8340万的资本外流。



新政府的掌权,是在大马冠病病例激增的前数天。2月27日至3月1日,当新政府忙着巩固权力,1万6000人在大城堡的宣教大会上聚集,48人确诊冠病。结果,政府在3月13日禁止所有大型集会,但伤害已经造成。尽管有禁令,人们仍聚集而不受惩罚。3月15日,波德申举行钓鱼比赛,超过1500人参加。

宣布从3月18至31日生效的部分封锁,目标是遏制疫情散播,但人们仍然聚集和到处移动,导致全国新增130确诊、累计1030确诊。

系列措施刺激内需

在部分封锁下,包括宗教性质在内的所有公共集会被禁止。除了超市、湿巴刹、杂货店、便利店和其他必要服务,所有企业和场所必须关闭。为了减轻封锁的经济冲击,大马在200亿令吉经济振兴配套或PRE 2020下,设置某种安全网到位,在这段时期保护企业。这包括从4月1日到9月30日,受影响企业(尤其是旅游业)的电费15%折扣,其他用户的电费折扣2%。在同一时期中,旅游业企业的每月所得税分期付款,也可延期6个月。

显然,制定PRE 2020的假设是,中小型企业和旅游业企业是受到冲击最大的领域。因此,当局为中小型企业提供以营运资本为形式的20亿令吉特别援助便利,并向受影响的公司提供2亿令吉的微型贷款便利。

为了振兴旅游业和个人消费,通过此配套,国内旅游相关的所得税减免高达1000令吉,雇员公积金雇员的缴纳率将从11%降至7%(自愿),为期9个月。这就把潜在的100亿令吉个人消费释放到经济体中。作为辅助,国家银行3月3日决定调降隔夜政策利率(OPR)25个基点至2.5%,以进一步促进贷款和消费。

所有这些措施是刺激国内需求的真诚努力。不过,对大马消费者来说,即使口袋有更多钱花,三重打击(中美关系、冠病、大马脆弱的政治气候)的巨大不确定性是压倒一切的。冠病病例激增和所导致的封锁,在社会中制造了心理压力,多少措施也无法有效地改变。人们被迫减少活动,如娱乐或度假聚会,大大地影响了服务业,他们在这种不安定的时刻也没有心情购买房产。

在经济扩张和民众消费的时候,给中小型企业的特别援助和微型贷款便利是很好的措施,但在经济不景气时,这种措施不会产生预期的结果,因为企业家宁可不在这种高风险时期贷款和投资。也还要看,20亿令吉是否足以帮助大马的90万中小型企业(其中75%是微型企业)。

根据民主与经济事务研究院(IDEAS)的劳伦斯·托德计算,如果适用于任何规模的所有中小型企业,只有8%会得到覆盖,而且只是1个月营业额的25%。

领袖须有勇气说实话

PRE 2020重点强调旅游业是值得称赞的,因为这段时期该领域受到的打击最大。不过,如果我们看到游客流量对中国和世界其他地方的巨大依赖,折扣和减税等措施只是触及皮毛。全世界无限期实施封锁和旅游禁令,眼前看不到何时结束,对旅游业来说很可能不是一个短期问题。

因此,大马领袖必须有勇气说老实话,并面对该领域将有破产和裁员的残酷现实。而且这意味着投资远远更多的资源,去抢救/纾困企业,而非减轻成本,并且直接协助缓解在这段时期失业人士的痛苦。这可能在政策途径中是巧妙的细微差别,但是在拯救我国经济回弹力支柱的企业方面,可以创造决定性的不同。

这不会是容易的决定,因为大马经历着最差的货币表现,马币兑美元保持4.3;油价3月6日暴跌近10%,3月9日再遭遇历史性崩盘、暴跌34%到4年新低的每桶27.34美元(请记得,大马2020年预算案的设计是基于油价62美元)。这是超过实际数据一半的过高估计,对大马经受冠病风暴的财政能力,以及大马可否真的持续200亿令吉的PRE 2020,这将构成严重问题。

这真是大马的艰苦时刻。因此,作为大马人,必须团结、保持镇定,和对未来的好日子充满希望。冠病摧毁的不仅是我国经济,而是总体上的全球经济,我们绝对无法控制它。但是,决定我国生存和经济回弹的唯一条件是政治稳定,在这不确定的全球环境中,它是让投资者和消费者加强信心的关键因素。

重要的是,新政府必须专注在经济发展,并把我国多元种族和宗教化成强大的资产,推动国家再创高峰。

让我们为卫生部和冠病前线人员,以及因这个恐怖疾病正在接受治疗的大马人祈祷。国家与你们同在。

国际策略研究院(ISI)

国际策略研究院(ISI)

时事焦点@国际策略研究院(IS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