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那些像梦一般的故事(之一)

文德甲是一个位于彭亨卅属的一个小城镇,那是我出生的地方。在那里,在我还很小的时候,也只在37号门牌的老屋住过三四年。对于这间老屋的记忆,只剩下零零碎碎的片段,长大后听妈妈说起很多关于它的故事,才微微唤起了一些记忆,依稀记得好几户亲戚人家,拥挤住在一起的那一间老房子。

在我4岁的时候,我们一家五口就搬到彭享劳勿,住在外婆的家。学校年底放长假的时候,妈妈总会带着我们回去文德甲探望外太婆和舅舅一家人。11月至12月期间,随着季候风的来临,雨水特别多,那里常常都会淹水。我没忘的是那淹水的情景,在大雨中行走,双脚深陷泥沼,一时动弹不得的感觉,依旧历历在目。当时还没有泊油路,雨来水淹的时候,随处成河,泛起滚滚的泥泽,对大人们来说,那是一种莫大的忧愁,对还不懂事的孩童们来说,却是一种无比的乐趣。



妈说我出世的时候,毛髪特别多,三表嬏见到我当时刚出世的样子给吓坏了,还向外太婆嚷嚷,把外太婆也吓着了,怪我妈在怀胎的时候,成天看着表姨送给姐姐的玩具狗熊,才把我生成那样,我至今还记得那只深褐色,大大的,可爱的玩具狗熊!

喜欢亲近外太婆

再长大一些,我常喜欢亲近外太婆,她那皮包骨的身躯和满脸的皱纹,一脸的慈祥, 至今还深深烙印在我的脑海里。最令我怀念和回味的是,我和外太婆有着共同的喜好——喜欢吃金旦麺和追看当时刘德华和陈玉莲演的香港连续剧——《神雕侠侣》。我们婆孙俩常常一起吃着“金旦”即食面,一集接着一集,重复追看《神雕侠侣》。外太婆当时可是杨过的头号粉丝呢!

我们婆孙俩也不知一起吃了多少即食面,重看了多少回《神雕侠侣》。她常常手里转动着念珠,一边看着电视,口中一边念着老姑姑教她念的阿弥陀佛和观世音的佛号,有时候念着念着她就会躺在椅子上睡着了。

说起老姑姑,她可是一个精明能干和奇特的女人。她是老姑丈的第四任老婆,和前夫生了个孩子,离散后再嫁给老姑丈。听妈说老姑丈的前三任太太都相续离世,只把第一任太太生下的两个女儿和第三任太太生下的儿子带在身边,再娶了老姑姑。



老姑姑非常虔诚,常常念经颂咒,听妈说她每天凌晨很早就起床念金刚经和地藏经。在我的记忆中,她总是手不离念珠,长期茹素,是一位虔诚的佛教徒。奇怪的是,在家人的眼里,她却是个势利的管家婆,大家偷偷称她为“大魔神”,她骂人的时候嗓子特大,骂起人来比谁都还来得刻薄凶狠。

可是老姑姑也有善良慈悲的一面,除了收留老姑丈和前妻生下的两个女儿和一个儿子,之后还陆陆续续领养了两个表姨和两个表舅。她就好像开善堂一様,欢喜收留被遗弃的孤儿。

表舅生活并不美满

其中一个领养回来的小表舅在长大后才发觉他有些弱智和精神失常。小表舅的样子长得俊朗,小时候他也爱和我们一起玩閙,大大小小都叫他Samseng (流氓的意思)。他被配婚,娶了个貎美的老婆阿香,生下了一个小儿子,大儿子是阿香和前夫生的。可想而知,因为表舅的精神状态,他们过后的生活并不美满,成天吵吵閙閙的,夜里常在屋里打閙,听妈说有一次喝了些酒的爸爸被他们的吵闹声逼得狂了,拿起巴冷刀要砍人呢!

多年后,阿香也无法忍耐,狠心拋下两个孩子,自行离开了。他们的两个孩子不上学,不务正业,过后染上了毒品,被抓坐牢,大儿子阿来在好几年前就死了,小儿子兴仔却不知下落。他俩也是我儿时的玩伴,本心良善的大哥哥,却生长在不完善的家庭中,失缺了爱的滋养。

每个人生来都有自身不一样的故事和际遇,有些人,有些故事让人听了感到特别心疼,感到婉惜。

《金刚经》曰“一切有为法,皆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只是,如果不明白其中的道理,所有的现象背景,成长的过程,以及所有的际遇竟然会是如此的真实,深深的影响着,乃至毁了人的一生。

而毁掉的一生,也是梦幻,也是泡影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