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管控令第8天】中小企伤上加伤
现金不流快断气

(吉隆坡25日讯)2019 冠状病毒病肆虐全球,撕裂经济,久缠不休,而且无人知晓何时才到尽头,预料不少如今已因现金流问题而在苟延残喘的中小企业会倒闭,一些大型企业也难逃受重创的厄运。



国内工商界各领域无一幸免,其中旅游业及中小型工业哀鸿遍野,他们现金流在疫情期间和首轮行动管控令执行以来,已见谷底,如今我国延长行动管控令两周至4月14日,眼下企业储备弹粮的雄厚与否,已是存亡的决定性因素。

《南洋商报》抽样访问多位商业协会及企业领导人,他们皆认为,目前已到了政府有必要关注企业界现金流问题的重要关头;一名商会领袖甚至粗略估计,我国超过90%的中小企业,其实无法撑过3个月。

国难当前,经济濒危,目前,各领域及人民高度关注政府将在本月30日宣布的第二波经济振兴配套及援助人民的计划。

旅游业是冠病爆发以来,最先受重创的领域。

陈国良:疫情何时到尽头?

马来西亚旅游同业协会主席·陈国良



旅游业跌无可跌

拿督陈国良以“跌无可跌”来形容国内旅游业,指业者的现金流已见谷底。

他认为,政府实施全国行动管控令及推出第一波特别经济振兴配套,有助刺激我国经济,让旅游产业链有机会喘一口气。

他表示,国内旅游业如主题公园、景点和旅游相关业者早在疫情爆发时,已出现访马的游客“插水式”暴跌的惨况,许多旅游业者开始透过裁员、职员减薪、调配人手等,解决现金流枯竭的危机。

不过,他提到,一些大型主题乐园如双威乐园,管理层相信会采取应对策略,应对疫情期可能维持3至4个月。

他深信熬过冠病疫情,旅游景点做好清洁和消毒工作后,就可重拾民众对国内旅游业的信心。

江华强:关注第二波经济振兴配套。

马来西亚中小企业公会总会长·江华强

必有企业结业

马来西亚中小企业公会总会长拿督江华强斩钉截铁指出,必定有企业会在这一轮的打击下,结束营业。

他说,一些体制不完善或缺乏规划,以及业务差的中小企业,料会一蹶不振。

大企业也难逃厄运

他说,即使不倒闭,一些拥有许多门市业务的大企业,也会因为需承担沉重的开销,被迫关闭部分门市。

他指出,一间门市每个月要支付店面租金、员工薪金、水电费和税率,不结束部分的门市恐很难挨下去。

然而,疫情持久,不只苟且偷生的中小企业会倒下来,大型企业也难逃厄运。

他表示,商界目前高度关注政府将在本月30日宣布的第二波经济振兴配套,以及更全面援助人民援助的计划。

中小企“有出没进”

一名不愿具名的中小企业老板说,备用金不足的企业,在这非常时期恐难支撑,因为除了没有生产没有生意,还要支付员工薪金和其他开销。

他说,目前一些银行已容许顾客申请延迟供期长达6个月,公司不会因为逾期还贷款遭银行起诉,然后引起供应商也纷到法庭向商界追款。

他指出,如果政府允许雇主让雇员申请无薪假,雇主可以安排技术员工申请无薪假,因为这批员工根本不可能居家上班,雇主继续支付薪金,对雇主是一项损失。

“政府若接受这种安排(无薪假),政府也得考虑为这批人士提供基本的生活费,让他们能够生存下去。”

许展强:各主题乐园会陆续暂时关闭。

主题公园暨家庭娱乐协会(MAATFA)主席·许展强

主题乐园料亏8000万

行动管控令期间,国内所有主题乐园一律关闭,收入可谓归零,而乐园业者所面对的最大难题,是现金流是否还能让乐园撑下去。

须偿还贷款及缴租

“我们已在乐园投入巨大投资,必须偿还贷款及缴付租金。”

至于主题乐园的雇员,是否获得有薪假期或无薪假,这交由各乐园管理斟酌处理。

“乐园需留住表现良好的雇员,因此个别乐园的现金流强度将是关键因素;要让这些雇员长期无薪假,对乐园管理层而言并非易事,因考量到乐园在疫情过后的长远发展。”

财务方面,行动管控令对该协会而言是极大的挑战,但该协会必须以人民的安全为优先,因为只有在游客感觉安全时,才能尽情尽兴的游玩,因此该协会支持落实管控令。

该协会首次面对行动管控令带来的情况,但将与各会员分享最好的应对方式,并且会在娱乐税、企业税及水电费折扣等方面,致力争取政府的支持。

人们对冠病感到恐惧,导致全国主题乐园过去数周因到访乐园的游客人数骤跌 80%,预计损失高达8000万令吉的收益。

“有些主题乐园一天只有区区10名游客光顾。”

他提及,在我国落实行动限制令前,主题乐园业者为了减少亏损,都纷纷展延落实新旅游设备投资项目、缩短乐园营业时间、以及鼓励员工拿无薪假等,协助乐园度过时艰。

方训勇:改革须先喊停。

城之农场和吉隆坡塔迷你动物园总执行长·方训勇

动物粮食医疗不能省

冠病肆虐至今,旅游业从农历新年期间开始,就受到严峻冲击。

拿督方训勇直言,政府落实行动管控令后,业者业绩直接归零。

冠病爆发后,外国游客已直接下滑九成,学校旅游团也已停止,剩下的只有小家庭式的参观者,毕竟很多父母仍放心到露天景点旅游,特别是贴近大自然的环境,这也让业者的经营,还能继续维系下去。

“如今管控令一出炉,就明显直接冲击业绩了。

“我们的资金一直处于捉襟见肘情况,毕竟小动物的开销是无法省却的成本,当中包括动物的粮食、医疗检验及清洁卫生等,都必须做足功夫,马虎不得。

“早前,我们也尝试通过一些方式节省成本,比如电源开销、动物额外粮食开销及临时员工等,不过,只能节省15%至20%之间而已。”

他说,唯一庆幸的是,政府之前公布的第一波经济振兴配套上,有给受影响旅游业者贷款优惠,这样也让公司的各类贷款摊还压力,得以缓和一些。

“公司也尝试在这段低潮期,思考作出各项改革,以期给游客带来焕然一新的景象,如今一切改革必须先喊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