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路怎样走/罗汉洲

有些网友说,民主行动党在未来10年无望翻身。我看过于言重吧。

5·09大选成绩揭晓后,行动党在华社欢欣鼓舞与期待中登上执政台,但不到一年,华社对行动党就开始感到失望,再往后,失望与愤怒兼而有之,责备声四起,网友们用不客气的话斥责行动党,华社的态度何以那么快就转变?概而言之,有两个原因。



首先就是华人觉得它办事不力,软弱无能,空有42个席位却一味退让,只会向华社说“给我更多时间”、“如今的经济能力办不到”。但那些无关经济能力的事却也办不到,华社岂能不失望?

其次是口舌招尤,除了四处贬损人家的理财能力外,明知华人把他们捧上台,他们却反过来伤害华人,“不以华人自居” 是对华人当头淋一盆冷水,其他如什么回家照镜子啦、只三页(爪夷文) 就如世界末日啦、反对爪夷文的人是假民主分子、伪君子啦、我学了爪夷文更像马来西亚人啦、不理智啦等冲口而出,又责怪华文媒体,打压造福华人子弟的拉曼大学学院,导致政治上反马华的华人也站到马华这边,一起维护拉曼。

有风使尽帆若反感

这种有风使尽帆的态度使到华社对该党日益反感,岂不闻“伤人以言,甚于剑戟” 乎?以言伤人,危急时,人家不但不伸援手,还要多踩你一脚。

首相慕尤丁说:“假如我伤害了敦马哈迪医生,我愿向他道歉。”这种在行动上打败对手,语言上却让人一着是高明的政治手腕,值得学习。



那么行动党在来届大选还能得到华社拥护吗?有两个因素主宰着可能性。

首先,如果马华在下届大选前按华社要求争取到政府承认统考文凭,以及华小四年级的爪夷文课题由董事会作决定,马华就可“起死回生”,如果争取到关闭莱纳斯稀土厂、驱逐印度通缉犯查基尔,那更是锦上添花,大部分支持行动党的华人票就会转为支持马华,不过,这可能性微乎其微,所以行动党还是有机会。

须与敦马一刀两段

但行动党要再度赢得华人的支持,本身须大改革,首先必须与摧毁希盟政府的马哈迪一刀两段,不可和他有任何联系。

华人在5·09大选支持土团党候选人,第一是改朝换代心切,第二是误信林吉祥拍胸膛说敦马不再是以前单元化思想的马哈迪了。

岂知敦马一点都没有变,仍然是“原版”的敦马,华人对他已彻底失望,绝不能再接受他,他如今已是票房毒药,行动党如再和他结盟,必遭华人唾弃,陆兆福表示仍然拥戴敦马,那是不长进的思想。

再其次是,行动党必须“换血”,林吉祥父子在来届大选即使不愿退下,也须退居二线,不应再担任领军人物,何况他们在马来人的印象中也不讨好。

坦白说,华人对行动党的观感从欢迎迅速变为反感,其实是“对人不对事”,只是对行动党三几个领袖反感而已,只要这几个领袖退下,华人仍会回到行动党身边,这几个领袖如果真正爱党,他们应自动退下,千万别有“行动党不能没有我” 的念头。

因此,行动党必须在这3年找出新掌舵人,同时认真学习讲话的艺术,磨砺以须,以期再度登台时好做个有作为的政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