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盯上我们的公积金/南洋社论

2019冠状病毒病突然爆发,短短几个月已令整个世界停摆,人们的日常生活严重受到干扰,也开始重创各国经济活动。

目前阶段,疫情只处在“起手式”,各国已穷于应对,若疫情继续恶化,世界将会变得怎么样?



在对症下药的疫苗未研发出来之前,各国都在想方设法把瘟疫阻在门外,而激进的中国式断毒法,开始受到各国的采用。但这一剂是重药,杀毒法非常惨烈,经济增长也得赔送,以换取人命安全。

中国是世界第二经济大国,复元能力快速,但不少国家的多年经济建没可能就此毁掉,甚至连世界第一强的美国,已被血洗。

北京大学经济学家曹和平就发出了警讯,如果不能说服人们重新开始花钱,需求冲击可能会蔓延到东亚,然后是欧洲和美国,世界可能会面临一场灾难。

世界原本就是一个共同体,在这波疫情下更为突显。而马来西亚,不幸已是东盟重灾区,抗疫不只需要动用大批银弹,还得做好准备防范国家经济走向寒冬。

政府一手战疫,另一手则要力保经济,这对慕政府是极大的挑战,一旦失手,政权可能再度易手。



慕政府延用希盟政府的200亿经济振兴配套,可是纵观疫情的严重性,这200亿可能如同泥牛入海,所以振兴配套将会在本月杪推出。

在这同时,国家经济理事会昨日也议决,从下月1日起展开i-Lestari措施,允许55岁以下的公积金会员可从第二户头的存款,每个月限制提出最多500令吉,长达12个月,以供疫情的紧急使用。

首相丹斯里慕尤丁在记者会上宣布,这项措施,预计可让1200万名公积金会员受惠,提款数额预计也会达到400亿令吉。

这项宣布,反映两个实况,一是国库斤两已不足;二是供人民退休的乳酪,又被人搬动。

在振兴配套1.0中,公积金的乳酪已先被搬动(自选减缴4%缴纳率)。可是,不到一个月,公积金又再次被打上注意。

在稳妥的理财规划中,这不是最佳的战疫经济方案,动用未来钱是走捷径方式。

因此,新政府与新财长,是否应再苦思其他的“钱路”,不要一直盯上公积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