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视频】政乱疫情双重夹攻
官联公司蒸发700亿

踏入2020年2月,一场冠病疫情风暴来袭,全球股市掀起波涛骇浪。

我国股市也不能幸免。雪上加霜的是,大马还得面临政局动荡的利空,可谓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除了散户,官联投资机构在这场罕见的股灾也损失惨重。《南洋商报》粗略统计,包括雇员公积金局、国库控股、国民投资机构、公务员退休基金和国油这5大政府投资臂膀,结合财富在近1个月内蒸发近700亿令吉!

2020可能是我国股民最想忘却的一年。

自2008年金融海啸后,回升的大马股市是全球最长的牛市。在2018年4月,富时隆综指更是创下历史新高1895.18点。

但是,在上个月24日闭市时,综指收报1490.06点,从历史新高算起,已超大跌过21%,全球最长牛市美梦宣告结束,更糟的是,综指还在下滑中。



“完美风暴”强袭官联公司
EPF领跌220亿

摔破马股牛市美梦的罪魁祸首,是大马的政局动荡。当时希盟政府瓦解,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宣布辞职,国内政局动荡不安,让2月最后1周的马股,犹如凄风泣雨一般。

随后新首相丹斯里慕尤丁上任,虽说仍有许多不明朗因素,但政局动荡至少可以暂告段落。

但是,正当政治人物忙着勾心斗角,第二波冠病疫情悄然来袭,让股市再度迎来一场大风暴。

远在国外,正当中国疫情似乎已开始降温,但欧美地区似乎因为防疫准备不足,突然开始爆发严重疫情,尤其以意大利特别严重,确诊人数在短短2周内便已破万。

在国内,一个万人聚集的宗教集会,让冠病得以迅速扩散,大马的确诊人数节节攀升,短时间内便已超越新加坡,成为东南亚区疫情最严重的国家。

原已脆弱的马股,撑不住疫情利空的多番冲击,终于失守1400点和1300点两大关,直泻至近1200点水平。

股价账面失694亿

近一个月内,有被追加保证金的炒家,也有被迫住“套房”而叫苦连天的小股民。但其实,官联投资机构也巴不得同声一哭。

机构投资者,尤其是官联投资机构,在大马股市扮演很重要的稳定者角色,在多个重量级上市公司有显著持股。

《南洋商报》统计了5大政府投资臂膀有显著持股(至少10%以上)的上市公司市值,然后再根据各别机构的持股量计算,发现5大机构的股价账面流失,已经高达694亿令吉。

这些官联投资机构,有的直接掌握市井小民的财富命运,有的则会影响今年的国库收入,看来大马国民的苦日子,在疫情结束后仍然长得很。

200323a41_noresize

公积金局:大众银行神话陨落

雇员公积金局可以说是与民生有最直接关系的投资机构,因为打工一族的公积金回酬,是与当局的表现息息相关。

不过,今年的回酬恐怕不容乐观。据统计,仅纳入当局持股10%股或以上的公司,公积金局持有的这些股权的价值,在短短一个月内已经减少了219亿令吉。

当中,拖累公积金局最深的,竟然是向来被人认为稳若磐石的大众银行(PBBANK,1295,主板金融股)。

大众银行的市值在近1个月内,已经蒸发了146亿令吉或21.6%。而公积金局在大众银行的持有的14.62%股权,价值也随之减少了21.6亿令吉。

大众银行的神话陨落,可归咎于全球与国内经济不景气,促使各国央行包括国行连番降息,冲击银行业赚幅。

除了大众银行,公积金局还有许多显著的银行持股,包括兴业银行(RHBBANK,1066,主板金融股)、马银行(MAYBANK,1155,主板金融股)和联昌国际(CIMB,1023,主板金融股)等,在这场股灾中市值也在急速缩水。

200323a42_noresize

国库控股:市值蒸发近20%

国库控股的九大持股中,同样是有银行扯后腿。该机构持有联昌国际的26.21%,其价值在这场股灾中蒸发近35亿令吉。

另外,该公司也持有不少电信股,包括亚通(AXIATA,6888,主板电信与媒体股)、马电讯(TM,4863,主板电信与媒体股)和时光网络(TIMECOM,5031,主板电信与媒体股)等。

虽然电信股在这波股灾中的跌幅已算较轻,但依旧让国库控股损失不少。其中亚通的市值蒸发,更是让国库控股的损失高达31.3亿令吉。

这九大企业,让该机构共少了137.1亿令吉的财富,相等19.28%的跌幅。

200323a43_noresize

国家石油:国油石化惨亏过百亿

国油不属于官联投资机构,但该公司掌握国内大小油气公司的命运,同时也会每年派发上百亿股息给政府,支撑国库。

国际油价崩跌,国油所受的冲击是最直接。其中国油石化(PCHEM,5183,主板工业股)的市值,在近一个月内流失了33%,让国油的持有的64.35%股权价值蒸发超过111亿令吉。

祸不单行的是,国油石化持有50%股权的柔佛边佳兰炼油与石油化工综合发展计划(RAPID),在这段期间发生火灾爆炸事故,最终酿成5人丧命。

加上其他公司的市值蒸发,国油的上市公司持股价值,在近一个月内流失高达172亿令吉。

200323a44_noresize

国民投资机构:土著信托血流成河

国民投资机构(PNB)是我国新经济政策的产物,其成立的主要目的是为了协助土著增长财富。

该机构推出不少信托基金,有得仅供土著认购,并致力于长期提供高于平均的每年回酬。

因此,PNB除了直接持股,也会通过信托基金持有上市公司股权。该机构的旗舰信托基金——土著信托基金在这场股灾中,股票投资的市值已经流失高达142亿。

其中,PNB的重要持股投资——森那美三雄失血不少。雪上加霜的是,森那美(SIME,4197,主板消费股)主席拿督阿都拉曼和总裁兼集团总执行长拿督杰弗里沙林已确诊冠病。

PNB在去年8月时,刚迎来年轻的再里尔拉希德上任成为新任总裁兼总执行长。且看年近40的再里尔,能否在风雨飘渺中,率领PNB渡过重重难关。

200323a45_noresize

200323a46_noresize

公务员退休基金:油气与科技公司难逃一劫 

公务员退休基金是掌握公务员退休金命运的投资机构。因此,其所做的投资必须谨慎。

留意该机构的重要持股组合,其实可以算的上是相当多元化,但主要由科技、工业、产托和油气组成。

受疫情冲击需求,加上石油输出国组织与盟友(OPEC+)减产协议谈崩后,国际油价陷入大崩盘,从一度企稳的每桶60美元以上水平,暴跌至30美元以下。

公务员退休基金持有云升控股(YINSON,7293,主板能源股)和国油气体(PETGAS,6033,主板公用事业股)的股权价值,在这场风暴中也蒸发不少,合计高达5.7亿令吉。

另外,持股比例最高的科技股益纳利美昌(INARI,0166 ,主板科技股),其市值在一个月内也蒸发近35%。

200323a47_noresize

独家报道:梁仕祥

独家报道:梁仕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