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晋战疫模式/汉斯-沃纳

意大利北部已变成新武汉。

与2019冠状病毒病的对抗已成为全方位战争。中国似乎赢下了第一场战役。香港、台湾、新加坡和日本也在遏制疫情方面取得了显著成功,这毫无疑问是因为它们在应对2003年非典时所积累的经验。

另一方面,欧洲和美国才开始从刀枪不入的幻想中警醒。因此,大流行在整个西方肆虐。



目前,受创最重的西方国家是意大利,它与中国有着特别紧密的经济联系。意大利北部已变成新武汉(首先出现冠状病毒的中国大城市)。

意大利卫生系统已不堪重负,政府急踩刹车,关闭零售经济,隔离整个国家。除药店和超市之外的所有商店都关门。人们呆在家中,只有在必要的购物或工作通勤时可以进入公共场所。

大量公共和私人债务(如房租和利息)被暂停。意大利试图拨慢经济时钟,等待冠病死去。

与此同时,德国截至目前冠状病毒致死病例很少,但感染人数和其他国家一样突飞猛进。为了应对危机,德国政府采取了短期工作许可制度,并为受困公司发放了慷慨的信用补助、担保和纳税递延。

全国公共活动一概取消。学生被通知呆在家中。奥地利也早已关闭了与意大利的边境。奥地利学校、大学和大部分商店也已关门。法国一开始采取了比较放松的策略,但现在也关闭了学校、餐馆和商店。西班牙亦然。丹麦、波兰和捷克关闭了与德国的边境。



美国总统特朗普已宣布国家紧急状态。国会批准了紧急计划,为阻止大流行拨款。更大的数额正等待参议院批准。联邦政府还发布了旅行禁令,一开始是针对中国和伊朗,现在也包括欧洲。

延后而非阻止传播

从全球看,并非所有危机响应机制都目标明确,也有一些措施力度不够。最令人担心的是,一些政府认为它们只要延缓病毒传播,而不必采取措施彻底阻断传播。

不难预测,许多重灾区医院人满为患,暴露出这种自满的愚蠢之处。

刺激需求导致滞涨

严重衰退已不可避免,一些经济学家已呼吁政府采取措施刺激总需求。但这一建议还不够,因为全球经济正在遭遇意料之外的供给冲击。人们因为生病或隔离而无法工作。

在这种情况下,需求刺激只能推高通胀,有可能导致滞涨(GDP增长下降和物价上升同时发生),1970年代的石油危机便是如此——另一种重要生产投入品发生了短缺。

更糟糕的是,针对需求端的措施甚至可能适得其反,因为它们会鼓励人际联系,从而影响遏制病毒传播的努力。在政府关闭商店、强制要求所有人都呆在家里的时候,给意大利人发钱买船票有什么好处呢?

降息至零引发挤兑

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流动性支持。世界不缺乏流动性,几乎所有地区名义利率都接近或低于零。将利率进一步削减至大大低于零水平或许有助于股市,但也会引发现金挤兑。

拯救公司免于破产

流行病学家说,必须残忍地减少经济活动,这意味着股市必然遭到重创,央行的让资金过度廉价的政策和集中的债务已经造成了不可持续的泡沫。央行已经在不合适的时候打光了弹药,它们要为现在破灭的泡沫负责。

真正需要的是采取财政措施拯救公司和银行于破产边缘,以使它们能够在大流行结束后迅速复苏。决策者应该考虑采取各种减免税,并在必要时给予政府担保以助企业借贷。但最有希望的选项是短期工作许可。

德国已经尝试和测试了这一方针,其对就业不足的劳动力进行补偿,和已在实施的失业保险一样。更好的地方是,这几乎没有成本,因为它防止了真正失业增加所造成的损失。所有国家都应该复制部分德国政策来防止就业损失。

但最重要的是,所有政府都必须效仿中国,对冠病采取直接措施。

前线资金不能少

前线绝不能缺少资金。医院重症监护室必须扩建;临时医院必须建设;呼吸机、防护服和口罩必须大规模生产,有求必应。

除此之外,公共卫生机关还必须获得必要的资源和资金对工厂和其他公共场所进行消毒。卫生是当下最重要的事情。更大规模的人口检测也尤其重要。每一例确诊病例都能拯救很多条生命。绝不能向大流行投降。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

汉斯-沃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