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衰退无可避免/李兴裕

今年伊始,中美两国针对延续多时的贸易战达成第一阶段协议,加上全球经济下行已有稳定和见底迹象,令全球金融市场和投资者开始谨慎乐观的情绪。

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2019冠状病毒病,在中国武汉爆发后,迅速蔓延至邻近的日本和韩国等主要贸易大国,如今已在欧洲和美国肆虐。



这也令全球经济前景必须重新评估。

全球经济衰退的风险如今已是如假包换。

冠病疫情对各国经济带来的各种冲击,对大部分先进经济体和新型经济体,包括去年下半年已明显放缓的中国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股市严重受创

这些经济体的脆弱性不断升级,如今比较没有人能力应对突如其来的冲击,尤其是影响深远的突发剧变。



美国经济衰退的几率如今已增至至少60%。

国际货币基金显得相当悲观,预见冠病疫情会持续更久,而且会殃及更多国家。

因此增长前景会变得愈加黯淡。

世界经济衰退之前的下一个现象,就是股市将遭遇沉重卖压,因为投资者们担心疫情将重创经济,进而打击他们所投资公司的获利表现。

若疫情持续而且恶化,企业在盈利下跌甚至蒙受巨额亏损下,将影响企业现金流和还债能力。

当债务增速快于经济增长,这就难以维系。

过去的案例显示,经济严重下行前,股价将重创约30至40%。

投资者担心疫情将干扰全球供应链,并拖累经济衰退,而持续寻找避风港,导致美国10年国库债券殖利率直挫至1%以下,这是历来首见。

央行紧急救市

目前,市场显然预计,美国经济将陷入又长又深的衰退。

全球各国央行和政府纷纷降息和大撒银弹,力抗在全球各地肆虐的冠病疫情。

至今已有逾450亿美元(1935亿令吉)的预算已经公布或正在考量中,以抵御疫情冲击。

警惕“日本化”危险

此外,各国也祭出包括派发现金、暂停课税、医疗保健、公共开销及各项项目与转移在内的经济振兴配套。

不过,全球央行应对此次经济不利突变,可采取的手段其实已不多。

基于全球各地利率已持续偏低多时,一些国家甚至是负利率。

这意味着,一些国家要进一步降息的空间已非常有限。

降息也不够

对仍采取降息手段的央行来说,此举也许也仍不足以提振经济活动。

世界主要央行,如美联储、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资产总额,截至去年11月处于14.5兆美元(62.35兆令吉),稍微低于2018年最高峰时期的约15兆美元(64.5兆令吉),但却是危机前水平4兆美元(17.2兆令吉)逾3.5倍。

意味着,接下来各大央行采取更多资产负债表扩充或量宽,也无法担保经济可持续复苏。

各大央行上一次于2008/09年全球金融海啸期间采取的量化宽松,尽管公认成功制止崩溃的市场进一步下跌,也抑制了金融海啸进一步恶化,但却无法激发强劲的经济复苏,部分原因是没有进行有意义的经济与增长重组。

尽管日本央行持续大量购买股票和债券,而且日本负利率持续多年,但该国经济目前正经历2008年以来的第五次衰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