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华为何做不了首相?/陈俊安

“后门政府”已登堂入室当了政府,胜者为王,无话可说。

若说此次“七日政变”中谁是悲剧人物?非安华莫属!试想想,20年前贵为副首相,与首相大位只一步之遥,却沦为阶下囚,已经够饮恨的了。



20年后的今天,有一纸希盟协议为“第八任首相”,距离首相也是一步之遥,却化为泡影,能不憋屈感叹么?

安华为什么始终当不成首相呢?宿命的说法是“他没有这个命”!感性的说法是他总是遇到坏人,遇不到贵人相助;理性的说法则认为他不够智谋,耍权术、耍阴谋诡计永远耍不过人家。

然而,深一层分析,又何止宿命,或智谋不足那么简单?

有一位网博提醒了我们,到底谁在阻止安华当首相?答案是敦马哈迪医生、阿兹敏、哈迪阿旺,或巫统的一些人。不过,这些都是表象,真正阻止安华上位的,是否另有在幕后操纵一切的“暗势力”?



暗势力包括所有保守派土著精英与既得利益者。浅白易懂的说,就是那些“朋党们”!这里已不需要一一点名了。他们为何害怕安华当上首相呢?因为安华多次公开阐述他的治国理念,就是“改革、拥抱多元、扶贫不分种族、与国际接轨,以及回教的世俗化与复兴”——敦马终于挑明:“安华推崇的自由主义会威胁马来人的权益及地位。”

动了朋党的乳酪

这些治国理念,会动到他们的乳酪么?答案是肯定的。这些朋党们、土著权贵们,永远不会忘记,在1998年金融危机时,安华是主张向国际货币基金求助的,得到国际货币基金的援助,就必然有条件地开放市场、打破壁垒、削减土著优先政策!这岂非让朋党们寝食难安?

还记得希盟大力推动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和“罗马规约”么?但敦马受不了土著精英的压力,撤签了。消除种族歧视,岂不就是等于开放市场?侵占了土著朋党的份额?朋党们怎么可能坐视不理?

我们感到悲哀的是,对于安华未完成的政治改革议程,“新马来西亚”的梦,也永远成了泡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