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尤丁或比敦马好/陈金阙

不管此时各州议会正忙着变天,或者大家多么不看好慕尤丁的任期,无可否认的是,慕尤丁确实是我国第八任首相,也成功的组成了内阁。

即使在5月18日国会召开,他可能面对被投不信任票的下场,可是在未来的这两个月,他必定利用首相的优势做好准备,不可能坐以待毙。



这里必须强调一点,希盟之所以倒台,不是因为他们没有大多数票,而是他们各怀鬼胎,内斗不息,被在野的政党一攻即破。

那么,说到内斗、权术,最在行的莫过于马哈迪医生,所以实力最弱的他才能在希盟获得全体的支持而任相;至于逼宫或交棒,在希盟暗里的交锋,肯定非常激烈,不是表面上的平和。

一向强势的敦马,哪里可能认输?所以,在希盟里的博弈,始终由他占上风。

敦马常常挂在嘴里的就是救国,把国家经济搞好来,在他眼中,除了他,没有人可以胜任,包括安华,所以,他不能退休。

不过,再强势的敦马,也有落马的时刻。我们发现,如今他已不再是首相,不过,大马的时间没有停顿,地球照样转动。原来,这个世界上没有说没有了什么人是不可以的。



比起来,土著团结党主席慕尤丁,自从被巫统开除,跟随了敦马以后,就像是后者的影子一样,轮廓模糊。

不过,严格来说,敦马当首相时,经济并没有好起来,反而在推行政策方面,非常种族主义,导致人民(华巫印)的猜忌之心更加尖锐,因此,如果说他这两年的政绩拿C+,那么,慕尤丁任相,纵有不如,或许也能拿个C吧!而且,敦马的相位是希盟捧出来的,本来这个相位是安华的,可安华“一点”都不着急,那么,迟迟不交棒,也构不成对希盟的“背叛”。

慕尤丁如果待在希盟,相位肯定没有他的份儿,那么,转而寻求一班仓促组成的“国盟”支持,而且获得国家元首认同,他的相位,和敦马当时的临危受命有些许殊途同归。

同样是弱势首相,不过,两者的行事方式完全不同。其一,敦马是唯我独尊的,行事上一点也不弱势,希盟遇到他只有乖乖听话;反观慕尤丁,行事是小心谨慎的,听他的任相致辞,就可知他有自知之明。这样的弱势首相,可能对人民反而是件好事,因为支持他的诸侯虎视眈眈,如有行差踏错,必想取而代之。

所谓得人心者得天下,他唯有向人民伸出橄榄枝,以政绩护身,不让身边各党有机可乘。

其二,两者在种族至上的行事也略有不同。敦马一直强调巫裔竞争力比不上其他种族,却又不肯自强不息,恨铁不成钢,唯他还是以扶助弱者的理由来推行土著政策。这种先打脸后喂包的方法让马来人很不是味道。当希盟里民主行动党实力强大,而人民公正党又走马来西亚民族路线,反对党乘机散播土团党受行动党控制、行动党挟持首相决定的谣言,妖魔化后者,企图瓦解希盟,让后者有所顾忌,不敢像之前是反对党的时候大声反击。

如今慕尤丁的“国盟”聚马来政党(除了公正和国家诚信党)之大全,盟内几乎全是马来人,马来民族再也没有借口指责政府由华人控制,反而是未来如何继续推行土著优先政策之余,兼照顾其他族群利益,以“全民首相”身分听取他族的心声,安抚他族的不满和离心。

这一点,慕尤丁肯定比敦马胜任许多。

新财长或可为内阁加分

接下来,慕尤丁引进马来专才东姑扎夫鲁担任财长,消弭了马来人的不满。首相对新财长许以重任,扎夫鲁预料将其金融专业,在振兴经济中发挥作用;这不像前财长,既要管理国家财政,在外要对巫伊党的诬蔑辩解,在希盟内又要面对权力倾轧。新财长没有政治背景,无须像前财长林冠英那样借对拉曼大学学院开炮来对付马华,预料拉曼拨款事件将很快落幕。

林冠英事后才发表的一些言论如延后PTPTN还款等,因为不在其位,言论成了马后炮,徒然让人笑话而已。

新财长甚至可以研究人民如何不喜希盟的财政;此外,新财长还可以深入探讨重新推出GST取代SST,将6%征税减成3%,成为与人民共渡时艰的良政,以示听从民意,也为慕尤丁的内阁加分。

慕尤丁内阁的一个软肋是兼容包并,凡支持者皆有份分享。第一回合组内阁,巫统主要领袖没有入阁。

巫统涉贪领袖预料将向慕尤丁施压,希望撤销起诉,这才是慕尤丁最应该担心的地方。

如依照巫统的如意算盘去做,那么,首相致辞全为空谈,也等于立法、司法、行政三权鼎立之说,全是废话;如果不依,只怕巫统会按捺不住搞“兵变”。

权宜之计,除了引进希山慕丁和凯利入阁等来制衡巫统涉贪领袖,如果法律诉讼巧妙延长至下届大选(可能无需等3年才解散国会)再作打算,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