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联盟难关重重/南洋社论

前首相敦马哈迪医生接受《阳光日报》专访时说,希盟要在国会下议院通过投不信任动议,推翻首相丹斯里慕尤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并预测国民联盟政府可执政至来届大选。

马哈迪这番“泄气”的话,会不会是一种以退为进,旨在麻痹政敌而采用的心理战术,眼下不得而知,但现阶段断言新政府可以长治久安,倒是言之过早。



从国会议员人数来说,国民联盟仍是个弱势政府,这个时候任何风吹草动,都足以成为新政府垮台的致命伤。

表面看去,巫统和伊斯兰党是国民联盟内“最合作”的两个政党,伊党主席拿督斯里哈迪不在内阁名单内,巫统老大拿督斯里阿末扎希博士和老二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同样榜上无名,但3人并未因此表示不悦,还不约而同发表支持新科首相的谈话。

不过,不是所有人皆“甘之如饴”。

在东马,巫统沙巴州主席拿督邦莫达就对该州巫统“连一个副部长都没有”感到气愤,而来自砂拉越政党联盟(GPS),受委为国民团结部副部长的民主进步党主席拿督斯里张庆信,则因为“副部长职与其党主席身分不相称”,而缺席10日举行的宣誓就职仪式。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沙州巫统和砂州民进党,都是各自只拥有两个国会议员的小党,但他们却“敢敢”对新政府公开表示不满,原因无他,只因为对弱势的新政府而言,就算是一个或两个国会议员,都有“举足轻重”的分量。



国民联盟政府当下最顾忌的,就是自乱阵脚,这个临阵凑军的联盟能否关关难过关关过,还得看其造化。如果最高领导层因权力分配不均匀而闹僵,一旦引发权争,后果或将如同山洪爆发,最后属于草根的基层领袖亦将无从幸免于乱。

慕尤丁完成组阁后,紧接着就来到州级和地方当局官职的分配。基层领袖存有“水涨船高”的心态,是可以轻易理解的,而地方上的人事利益往往盘根错节,要顺得哥情又不失嫂意,可不是一项简单任务。这一点还不是新政府最棘手的问题,来届大选对国州议席候选人的分配,才是更大的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