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怕连糖都不会派/浑水

相信派糖抗疫已是财政预算案的共识了,以前香港政府养尊处优,派糖是散弹式乱派,经济大致向好,市民普遍觉得无所谓。

只是今次碰上新冠肺炎的冲击,大家认为政府用了百亿撑企业纾困,并非口号。可以做的东西很多,那就挑几样出一点。效率永远是重点。



最好当然是全民派钱,只是陈茂波的派钱能力太弱,上一次派钱要经历麻烦填表,且等了两年才到市民手中,比起诚哥的高效派钱真是差很多。

派钱要有效率

钱是要派,当大家更关心的是效率如何改善。

税项方面可以做的东西很多,延迟交税1年是基本,退回预缴税也非不可为。

公司每年都有类近注册费的杂项支出,各行业也有牌费类的东西,这些又是不是可免就免?



今天的1元,比1年后的3元更值钱,退税派钱是为了把钱藏于民间,让民间可以应急,要做就要快。

毛主席讲过:“世界是你们的,也是我们的,但是归根结底是你们的。你们年轻人朝气蓬勃,正在兴旺时期”。

很多搞创业的年轻朋友都大吐苦水,大家做好准备要输1年的钱,如果可以好像诚哥般派钱等几个月,又或者有低息贷款资助,那也是好的。

我们可以预期政府一定有措施针对行业,尤其是创新科技。

今次新冠肺炎也间接讲中了香港创科的盲点。

相信大家都记得理大为了解市民口罩之困,高效的发明了重用口罩,只是名医霍文逊医生在发布会也感叹,香港政府从来没有帮助到他们,所以他们的生产线只能是中国制造而不是香港制造。

香港针对创科相关的永远效率不足,举个例,科技园名义上很有价值的数据管理业,而有时资源错配,甚至与民争利,破坏市场有效竞争。

吸资魅力褪色

针对科学园的资源分配有时是很无效,其中一间有17%市占率的私人公司,曾经多次去信指科技园,投诉科技园中的数据中心租户违规分租,违反租用条约。

多次去信不果,结果要入禀要求法庭才逼令科技园公司立即采取行动。

很多的国际吸引力慢慢消失,像谷歌和面簿这些大户,也考虑取代香港数据中心的方案。

新冠肺炎最冲击的一定是旧经济行业,如饮食、酒店、零售等,并非新经济,香港政府是不是要提高效率去调度津贴类的资源,更精准地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