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政府非正道/南洋社论

“喜来登政变”事件,并不是平地一声雷发生的政治板块移动大事件,可能是布局许久的政治阴谋。

参与“喜来登政变”行动者,经过机关算尽及通过精心包装,企图把“政变”污名淡化到最低点。



被形容为导火线的希望联盟最高权位交棒课题,看来是被用来合理化权变谋反的一个借口,也是“下棋人”出击的战略。

发动“喜来登行动”,带着10国会议员投入敌营的人民公正党前署理主席阿兹敏,完成了“木马屠城”的角色,他发动第一波解除希盟战力攻击行动后,土团党主席慕尤丁就发动第二波“沉船”动作,宣布退出希盟整跨希盟政权。

这批先头部队,也背负了千古骂名。

不过,这两波行动并不是整个行动的最终目标。先后被吸引进入“救国行动大事件”的多个反对党及第三势力,在外围“献力”促成希盟政府倒台后,却在接下来的剧情,出乎意料全处于被动状态。

参与谋反行动的一些“救国团”,在权变中途却被某些人列为“不受欢迎户”,可是自己已经“洗湿了头”。



现在,“跨政党联合政府”政治概念被提出来“救国”,这应是传言已久“大事件”的终极目标,企图以类似美国总统制取代马来西亚奉行的西敏寺议会制度。但更令人担心的是,在独揽大权后的“总统”,一走歪就将变成“独夫”。

为何“下棋人”要通过充满“计中计”的谋反行动出招?为何那么重大的“大事件”不是在希望政府内部先讨论再呈交议会决定?整个权变过程中充满太多的疑问。更何况,所谓的“团结政府”架构,是否符合建国宪法?

在没有制衡机制下,“一夫当关”及未经过层层验证的新制度,岂会有完美的结局?

目前,国家正面对内患外忧,竟然此时有人把整个国家的安定都押上“治国新机制”,这是救国行动还是绑着整个国家的利益展开高度政治冒险?

如果强行推行此新治国机制,那么在强势推行者下台或离去后,国家会否因此陷入严重的权争,最终四分五裂?

很明显,这类政治冒险存在着的风险太高,如果要实施,也应通过现行的民主机制集体共议,不应趁乱强行推行。

通过谋略推翻民选政府,历史自会入册,再用心的包装,也不可能“入圣升天”。

为国为民当走政治正道。在此奉劝:回头是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