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歌老了

推开咖啡馆一道陈旧厚重的大门



李察克莱德曼钢琴曲温柔地撞击过来

把年轻的灵魂摔碎一地

岁月老了,音乐未老

曾经误解你埋怨过风月无情

没有在繁华盛开的路上等你



后来我们终究释怀

没有在浪漫抒情的歌声中相遇

久远的日子有了枯黄的气味

终将成为安乐椅上的话题

无法复制和预设的moment

也许就是一生里最美好的sentimental

那些激烈奔放的旋律还没凋谢以前

我的吉他里原来还有你春天的热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