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权的“治命”与“乱命”/许世平

在变天酣战中,巫统总秘书丹斯里安努亚慕沙突然宣布撤销支持敦马哈迪医生继续任相的法定声明,其实就是一种愚弄。那是说,之前挺马是“假的”,是以“代偿”的议价为目的;他们的法定宣言是不严整,也没有理性依据,只要没法换取政客所要的,就会不惜撕毁协议。

反对党就是要分裂希盟,与敌方阵营的变节者应合,以瓦解希盟,谋合组成“国民联盟”的新联合政府。为了化解此场政治危机,希盟被迫再须进行一场难苦的政治游说,国家元首还须对全体议员面试考核,过渡首相敦马还准备筹组一个无党派的“团结政府”。



采用收揽各党组织的“团结政府”,在一些存有多个政党的议会民主制国家,的确有着先例,那是在选举时,没有任何一个政党获得简单多数议席,没法单独执政时,就会组成联合政府,甚至由两个政治光谱相反的政党组成。

联合政府受少数党挟持

由不同政党联合组成的团结政府,却是在选举后为组成政府的协商方案。然而,希盟在执政期间,却因有贪权的鼠辈与反覆无常的投机政客从中搅乱,借此混战捞取私利,却是民众不能容忍的。这样凑合组成的联合政府,一定会受到少数党挟持,而且也会随时倒台。

在如何解决当前的政治困境, 其实,有一段历史故事,就给现代人提供了题解。

2000多年前,中国春秋时的晋国人魏犨,有一位声名显赫的人物,又称魏武子,他是晋文公重耳的股肱之臣,年轻时是跟随公子重耳在国外流亡19年。后来,重耳在秦缪公援助下返回晋国继位,在众元勋辅佐下成就霸业。



魏犨有个宠爱的年轻小妾,但未生育。年迈的魏犨生病时,对儿子魏颗交代后事:“我死后让她再嫁!”后来病危时又嘱咐魏颗:“我死后要让她殉葬!”

魏犨死了,魏颗没有把年轻的庶母活埋掉,而是给她自由,把她再嫁。有人责怪魏颗“为何不按照父亲临终的遗命?”魏颗答:“我不能执行父亲神志昏乱时发出的乱命,我只遵从他神志清醒时的治命。”因为“治命”才是严整有序、明智合理的遗言。

5·09大选,550余万选民通过票箱民主给希盟的执政支持,就是选民给予委托的“治命”,假如有人借制造混乱,推翻国家政权,就是“乱命”。

希盟的执政是神志清醒的选民,为创建新马来西亚须执行的治命;我们怎能选择“乱命”而弃“治命”的政权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