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爆发
蝠害?人祸?

近期的大热动物,无疑是蝙蝠。所谓的“大热”,并非是它极受欢迎,相反的,现在人人闻“蝠”色变,因为它被认为是新冠肺炎的带原者。

不过,即使蝙蝠真的集百毒于一身,疫情爆发是它们的错吗?追根究底,人类才是罪魁祸首!



林汶沁博士:如果说蝙蝠会传染病毒,蝙蝠研究员应该是第一个被感染的,但目前也没有任何病例。

新冠肺炎肆虐全球,几乎所有人都认定源头就是蝙蝠。为什么呢?因为从伊波拉病毒、马尔堡病毒、立白病毒、SARS病毒、MERS病毒到最新爆发的新冠状病毒,都有一个共同点:蝙蝠可能是起源。

自中国武汉首次发现并爆发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国际蝙蝠保护组织(Bat Conservation International, 简称BCI)全面追踪最新进展,并监控疫情演变。

最近,他们发表了一则关于《蝙蝠、新冠肺炎和人畜共通传染病的常见问题》的文章,通过探讨蝙蝠和新冠肺炎之间存在的关联,以加强人们对疫情起因的认识和理解。

★什么导致新冠肺炎爆发? 

据信,中国武汉的一个野味市场(亦称作“海鲜市场”)是当前新冠肺炎爆发的起源地。野味市场主要售卖以非法和合法手段猎获的野生动物。这些动物被装进笼子里,等着被宰杀出售以用作食材。



野味市场出售的野生动物种类繁多,包括蝙蝠、麝香猫、竹鼠、蛇、小鸟等等,其中也售卖家畜如鸡、猪、狗等等。

由于野味市场的卫生环境恶劣,再加上一堆活生生的动物被关在拥挤的小笼子里,所产生的压力无疑增加了病毒从一种动物“溢出”到另一种动物以及人类的机会。

目前,该组织无法确定新冠肺炎的病原体是如何从动物传染到人类身上。具体来说,他们不知道人类所感染的病毒,是否与中国野味市场售卖的蝙蝠或其他野生动物有直接关联。他们认为,病毒外溢也有可能是通过武汉市场以外的动物接触而发生,并被感染者带入市场。

★为何在新冠肺炎的新闻中提到蝙蝠? 

在今年1月23日,中国科学院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研究员在bioRxiv.org网上发布了研究结果,显示新冠肺炎与SARS病毒基因组序列相似度为96%。

蝙蝠,尤其是中华菊头蝠是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所以新冠肺炎也很可能是相似的情况,即便其他“中间物种”也可能直接传播给人类。

★不受人类干扰的野生蝙蝠即使携带病毒,也不会对人类的健康构成威胁。 

一只蝙蝠可以携带许多不同的病毒而不会生病。它们是马尔堡病毒、立白病毒和亨德拉病毒的自然宿主。这些病毒曾在非洲、马来西亚、孟加拉和澳洲导致人类受到感染并爆发疫情。

蝙蝠也被认为是伊波拉病毒的自然宿主。不仅如此,它们也携带狂犬病病毒,但若被感染,蝙蝠也会受到该疾病的影响。

事实上,蝙蝠对病毒的耐受性超过其他哺乳动物。虽然它们吞噬大量携带疾病的昆虫,但却拥有与可能具有感染性的病毒的共存能力。

根据2018年的《Cell Host and Microbe》期刊记载,中国和新加坡的科学家所发表的研究报告显示,蝙蝠能够与各种病原共存的核心概念是“DNA感知系统”。

由于飞行需要大量能源,所以蝙蝠飞行时体内的细胞会崩解,释放出DNA,这些DNA便在它们不该存在的地方游荡。体内出现这些游荡的DNA,常常是因为外来带病组织的入侵,为了生存,哺乳类动物需找到并处理这些游荡的DNA。

蝙蝠也有DNA感知系统,但研究员发现,在演化的过程中,蝙蝠的DNA感知系统弱化了。病毒入侵,DNA感知系统启动,身体就会发炎,而发炎对于身体可能造成很大的伤害。

蝙蝠常常吃入大量病毒,必须与病毒共存,因此演化必须弱化蝙蝠的DNA感知系统,才不至对于游荡的DNA反应过于敏感,而处于发炎状态。

虽然蝙蝠的DNA感知系统弱化了,但还是必须对病毒所导致的游荡DNA产生 “有效的回应”。也就是说,弱化的DNA感知系统使得蝙蝠能达到一种有效回应游荡DNA的“平衡状态”,而非一种有着发炎后果的“过度回应状态”。

必须注意的是,新冠状病毒属于RNA病毒,此研究虽然针对DNA感知系统,但研究成果却可启发新冠病毒研究工作,比如此类RNA新冠病毒如何和蝙蝠共存。

★什么是人畜共通传染病?何谓溢出事件? 

人畜共通传染病是一种从动物种群传播到人类的疾病。病原体(例如特定类型的病毒或细菌)可以自然存在于动物“宿主”中,而对携带它的动物几乎没有危害。病原体传播到新宿主的过程中,便是溢出事件,比如传染给另一种动物或直接感染人类。

当病原体溢出到新宿主时,有时会导致疾病爆发,并且还可能导致快速突变或增加毒力。通常,在不卫生的环境条件下紧密接触动物体液,很大可能会发生溢出事件。

中华菊头蝠是SARS病毒的自然宿主。

人畜共通传染病★动物保护与全球健康之间有何重要关联? 

野味市场和野生动物贩卖是威胁全球健康的核心。野生动物保护协会已发表声明,呼吁关闭中国所有的野味市场。目前,中国暂时禁止了野味交易,但若不永久性的关闭,未来溢出事件的风险仍然存在。

新冠肺炎是人类一手造成的。这就是持续性的生态破坏、危险与破坏性贩运以及非法野生动物贩卖所导致的毁灭性后果。

若真要达到全球健康的目标,其中一种最简单的干预措施,就是减少野生动物贸易并关闭野味市场。这是一项双赢的干预措施,既可保护野生动物,又可减少新病毒外溢。

★蝙蝠研究对人类健康有什么重要意义? 

针对人畜共通传染病进行研究,包括确定病原体的野生动物宿主,可提升人类对人畜共通传染病的认识,并有能力预测和预防病毒外溢事件。

蝙蝠的病毒学、免疫学和生态学对于制定保护和全球人类健康成果的战略至关重要。此外,研究蝙蝠免疫学可以帮助人类了解自身的免疫系统和对抗疾病的方法。

★什么是“防疫一体”(One Health)? 

随着人畜共通传染病对人和动物所构成的巨大威胁,人们已经意识到人类、动物、生态系统的健康是相互关联的,依靠单一部门或学科难以应对新发传染病,因此需要多部门、多学科共同合作。

“防疫一体”理念旨在扩大人类、动物和环境三方健康的跨学科协作和交流,要求公共卫生专业人员、医生和兽医等人员之间有更多的交流与合作,以实现最佳健康的目标。

★疫情给人类的教训

最好别吃野味,因为野生动物携带着无数未知病毒!

如果因某些因素非得吃野味,就得小心在动物运输和宰杀过程中,不受这些病原体的感染,并确保煮熟肉类,免得把病毒也带进体内;人类不像蝙蝠,可以适度反应病毒的入侵,从而达到和病毒共存目的。

问题是,人类缺乏这种蝙蝠的‘适度反应’分子机制,当然也无法和病毒共存。

既然人类无法与病毒共存,那就别再冒险吃野味了!

人类或动物都有病毒

马来西亚蒙纳士大学(Monash University Malaysia)理学系科学研究员林汶沁博士接受《南洋商报》专访时指出,所有人类或动物的体内都有病毒和细菌,问题在于它们的活跃度是高或低。

“由于人类都有打过疫苗针,所以病毒的活跃度是低的。

根据新冠肺炎病毒源头的最新研究,除了蝙蝠,研究员发现蛇和穿山甲的身上也携带相同的病毒。也就是说,至今仍不能断定蝙蝠是病毒源头。

蝙蝠是病毒源头?

她提到,研究员在1998年爆发的立白病毒事件上是发现到相关的病毒在蝙蝠体内,但没人可证明或亲眼目睹猪只是经由蝙蝠的接触而感染病毒,所以至今仍无法证实这种说法。

林汶沁从2015年开始专门研究城市地区的蝙蝠,表示迄今并没发生过任何蝙蝠病毒直接感染人类的事件。

“以我为例,我在捕捉蝙蝠时,都有使用手套、头巾等保护措施,虽然曾经被咬伤无数次,过后会到医院打破伤风疫苗,可并没有感染过病毒。

“以目前来讲,也没有任何蝙蝠研究员受病毒感染的研究报告。”

*欲详读《蝙蝠、新冠肺炎和人畜共通传染病的常见问题》的内容,可浏览http://www.batcon.org

报道·游燕燕、部分文取自“国际蝙蝠保护组织”官网 摄影·房子康、网络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