急性肾损伤
危害性强大

急性肾损伤/上篇



急性肾损伤(Acute Kidney Injury,AKI)过去被称为急性肾衰(Acute Kidney Failure),常见于重症加护病房(ICU)病患,若及时救治可恢复正常,反之则死亡率高达20%至60%!

急性肾损伤与慢性肾衰竭有所不同,除了严重疾病的并发症,手术、滥用药物或药物过量、细菌感染和社区传染疾病,都有可能是诱发急性肾衰的风险因素,而肾脏替代治疗(Kidney Replacement Therapy)是目前处理急性肾损伤的主要方式。

急性肾损伤和慢性肾衰竭是两种不同的状态。

急性肾损伤: 

肾功能在几个小时或几天内急剧下降的突发性状况,以致过滤和排泄身体代谢废物的功能丧失,毒素积蓄在血液,无法保持体液的正确平衡,只要及时诊治和补充所需元素则可康复。



慢性肾衰竭: 

肾损伤情况已超过3个月,导致肾功能无法复原,还有持续恶化的可能性,需要接受长期的跟进和治疗。

危及多种器官

新的科学和临床实验指出,急性肾损伤已不再是单一起器官衰竭,而是因肾脏功能衰竭而导致全身多种器官丧失功能的紧急过程,包括肝脏、心脏、肺脏等等:

●危及到消化道时,会出现恶心感,吃不下饭;

●危及血液系统时,会导致患者身体无法造血,引发贫血,脸色苍白 ;

●危及心脏时,积蓄的毒素浸泡心肌,会造成心肌肥大,甚至出现心律失常,心脏功能衰竭;

●危及肺时,会造成肺水肿;

●危及脑部时,会出现胡言乱语、神志不清、昏迷等症状。

急性肾损伤没有特定病发群,从年轻到年老,随时都有可能因广泛因素而突然病发,比如感染、药物、脱水及泌尿系统阻塞。

轻微和中度肾损伤可能未被即时发现,但是,急性肾衰竭可能因此而发展到严重程度或范围,甚至威胁生命。

最近的研究证据建议,即使是现相关的中度肾损伤或肾功能减损(心肌酐或/及尿量所显示的细微变化),也是严重临床结果的预测因子,比如住院时间的长短和死亡率。

200223C01F1PP1c_noresize

延误诊治终身风险

沙登医院泌尿及临床研究中心主任兼高级泌尿顾问吴墨龙教授强调,急性肾损伤具有“终身风险”,曾经有过急性肾损伤者,多半会有严重的健康风险,比如急性肾损伤复发、进阶到慢性肾病或末期肾病、失去活动能力,甚至死亡。

研究发现,只要曾经有过不同程度的急性肾损伤,即使已经治疗康复,复发率仍比一般人高;若是延误诊治而发展到慢性肾病,肾功能就很难完全恢复到原本水平,严重者可能需要长期进行肾脏替代治疗。

200223C01F1PP1a_noresize

发病率达60% 

一项有关急性肾损伤的海外研究指出,在住院病患,大约15%出现急性肾损伤,而重症加护病房里的危急病患,急性肾损伤率高达60%!

槟城医院医药部主任兼泌尿科顾问拿督王禄铭医生透露,一项在我国7家政府医院进行的急性肾损伤调查指出,在住院病患当中的急性肾损伤率大约有7.2%,包括重症加护病房病人以及普通病房病人。

他说,比较之下,重症加护病房的急性肾损伤率偏高,常见因素是感染和急性缺血。“社区型急性肾损伤的发病率较医院型急性肾损伤低,大约3%至4%。”

无论如何,王禄铭特别说明,这份调查仅是在7家主要的政府医院进行,而非全国性的确实数据。

急性肾损伤已成为医疗领域的一项巨大挑战,在过去10年,美国和其他国家的重症加护病房中,急性肾损伤的发病率每年以11%的速率持续增长!

急性肾损伤可能发生在临床多个学科,相关研究指出,在所有住院患者当中,有5%至8%患者出现急性肾损伤,在重症加护病房的发病率则高达20%甚至60%,其中大约30%到40%是由于手术造成的突发状况。

梅达透露,马来西亚有3300万人口,却只有大约200名泌尿专科,专科不足是一大问题。

截至2010年,因疏忽而导致可控制疾病的医药负担达20亿美元(约83亿令吉),之后的5年至7年的医药负担,平均每年高达30亿美元(约125亿令吉)!

儿童死亡率高于成人 

加州圣迭戈大学医学名誉教授兼持续性肾脏移植疗法中心主席拉维德兰梅达教授说,急性肾损伤是全球泌尿疾病重要议题,但社会对于急性肾损伤的认知和关注远远低于慢性肾书按揭,确诊率也低。

“急性肾损伤没有区域、国家、族群、人种、性别和年龄之分,主要有医院型急性肾损伤和社区型急性肾损伤两种,前者死亡率高达20%至60%,尤其是重症加护病房的患者。”

但是,他透露,2014年的一项全球调查指出,大多数的急性肾损伤病例发生在中低收入和贫穷地区国家,尤其是缺乏医疗管道和医护人员的地方。

拉维德兰梅达教授(Prof Ravindra Mehta):急性肾损伤是全球泌尿疾病重要议题。

仅9%病患略有认知

2016年的研究进一步指出,低风险和初期阶段的肾病诊断率偏低,三分之二的中度和高度风险病患知道自己有肾病,也没有被诊断,只有9%的病患对肾病略有认知,而诊断急性肾损伤之后的阶段,整体死亡率平均约13%,儿童的死亡率高于成人。

他强调,患上急性肾损伤的病人,发展成慢性肾衰竭的风险也跟着高升。

他说,除了缺血、感染、滥用及过量药物和手术等主要因素,一些疾病管理方式也有可能导致医院型急性肾损伤,比如使用抗生素、对比剂和疼痛管理药物,可能过量或不恰当使用而引发副作用。另外,心脏疾病也会大大增加肾病风险。

他坦言,在过去30、40年,医学专家对于急性肾损伤的机制了解有限,多数从临床观察中取得知识,迄今仍未有彻底根治的方法,而是着重在疾病管理、预防和降低病发风险。

吴墨龙(Prof. Dr.Bak Leong Goh):急性肾损伤具有“终身风险”。

药物不滥用不过量

药物引起的肾损伤是指肾脏对治疗剂量药物的不良反应、因药物过量或不合理应用而出现的毒性反应,包括由中草药在内的不同药物,具有不同临床特征和不同病理类型的疾病。

据统计,约14%至26%的急性肾损伤是药物性肾损伤,老年患者的药物性肾损伤发生率更高达66%!这是因为老年患者的药物运转、代谢和排泄能力减弱,中毒反应发生率比年轻人高2.5倍。

滥用药物及药物过量造成急性肾损伤近年成为泌尿医学及肾脏疾病的讨论议题之一。

肾脏功能逐渐下降

另外,肾脏功能和结构也会因年纪渐长而变化,40岁之后肾脏的各种功能就会渐进性下降,比如肾脏萎缩(每10年约减重10%)、肾血流量降低(每10年约下降10%)、肌酐清除率下降(每10年下降约10mL/min),50岁至60岁之后日趋明显。

必须强调和了解的是,一些药物相关的急性肾损伤,并非“必然”、“必定”会造成急性肾损伤,重点在于遵循医生的指示,服用正确剂量,不滥用、不过量。

有可能引发急性肾损伤的常见药物主要有感冒药、止痛药、胃药及抗生素。

感冒药——

感冒药中含有一些解热镇痛药的成分,对乙酰氨基酚成分容易引起肾损伤,过量服用或同时服用两种以上的复合感冒药,增加引发急性肾损伤的风险。

止痛药——

止痛药的药物成分会对肾小管造成损伤,直接损伤肾脏细胞。已经患有肾病者或曾经有过急性肾损伤的患者,须慎用止痛药。吃药后出汗导致患者肾血容量不足,会造成肾前性损伤;部分患者服用药物后发生肾脏过敏,导致肾脏里出现大量的炎细胞。

抗生素——

氨基糖苷类抗生素(大霉素)和万古霉素,是两种具有损伤肾脏功能的成分,最重要咨询和遵守专业药剂师和医疗人员的用药指示。此外,抗生素可治疗感染型疾病,也让感染所引发的肾病比例有所下降,不能否定其作用。

胃药——

近年,医学界研究发现,长期使用抑制胃酸分泌的药物,引发急性肾损伤风险增加。

不过,拉维德兰梅达强调,治疗糖尿病、高血压、高胆固醇的药物,对肾脏病没有直接的影响作,而且控制血糖可预防糖尿型肾脏病,控制血压也能够保护肾脏。

王禄铭(Dato’Dr Ong Loke Meng):重症加护病房的急性肾损伤率偏高,常见因素是感染和急性缺血。

下期预告:社区型急性肾损伤。

报道·陈绛雪 摄影·房子康、互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