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会成为牺牲品吗?/王介英

在首相“交棒”没有确定时间表的今天,什么事都可能会发生。一种可能是首相兑诺在11月交棒,留下一个暗流汹涌、貌合神离的希盟;二是敦马哈迪医生借助完成签署的关键多数“法定声明”,首相做到届满,甚至做到死,让安华只能无可奈何,乖乖地寄人篱下,在已“变质”的希盟里痴痴地等待“接棒”,等到天荒地老,而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则沦为“看人脸色过日子”的一群可怜虫;三是敦马凭着关键多数的“112席”组建国民联盟,走后门“再变天”,把人民公正党的安华派、行动党、诚信党踢出布城。

不论是哪一种,火箭都将成为这场“恶斗”的牺牲品,因为据调查,选票最多的马来选民不要火箭;即使希盟没有瓦解,火箭也会成为连累希盟的“票房毒药”,何况火箭95%的华裔支持者已因火箭不敢为华人权益据理力争而跑剩35%!如果最坏的局面真的出现,火箭可能从此打回原形,去当它的“千年反对党”!



我们常听长辈告诫我们说:“有风不可驶尽”、“有话不要说到满”,因为山水有相逢。若风光时把话说绝、说死,那落难时就没有回旋的余地!

可是,火箭在大选前拍胸膛打包单,一旦希盟执政,马上就承认统考。希盟真正执政时,火箭才知道之前所说的“四党平起平坐”,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认知,事实是不论大事或小事一律由敦马一人说了算。初尝“当家不当权”的滋味之余,对承诺一延再延,延到今天,依然没有眉目,只能让倪可敏出来放狠话:“统考若不承认,火箭考虑退出希盟”!

谁知竟然没人理睬,看情形不对劲,只能又出来否认放过这样的狠话!看来,承认统考的承诺恐怕冻过水,难逃泡汤的噩运!偏偏华团与华教界那批人又紧咬不放,穷追猛打,连媒体的时事评论员也帮腔催逼,却又不能直言自己与前朝的马华、民政一样力有不逮!

“里外不是人”



火箭最大的败笔是拉曼大学学院拨款不直接拨给拉曼当局,而拨给校友总会,以致触犯众怒。这都是自己心胸不够宽,看不开放不下所造成的大错。

如果希盟不幸瓦解了,那火箭将由高峰跌入深谷,想再重建火箭声威,再战沙场,恐难如走蜀道,因为自己已两头不到岸,“里外不是人”,马来社会既不会要自己,华社也必拒之千里之外。

当初登上龙门时的那种洋洋得意、意气风发、不可一世的傲慢嚣张,势必变成可笑可耻的丑态,被当代以及后代的人拿来当笑柄一唱再唱。这一切的一切都肇因于没把“得人心者得天下”放在心上!

(作者为马大中文系前讲师、优大中文系前助理教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