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收入下降 坏账拨备增
亚洲银行业痛苦才开始

(香港22日讯)新冠肺炎疫情正在开始增加亚洲银行业的成本。

从汇丰控股到新加坡三大行在内的银行已经发出警告,疫情及其引发的经济放缓可能会迫使它们今年计入更多不良贷款拨备。



仅在中国,标普就估计不良贷款水平可能增加两倍,相当于增加8000亿美元(约3.36兆令吉)。

“面对笼罩在我们上方的乌云,我们需要保持谨慎,”总部位于新加坡的大华银行的总执行长黄一宗周五表示。该银行此前预测,受疫情影响,信贷成本将会上升。

亚洲银行业抵御新冠肺炎疫情的能力,会影响全球金融系统。

据麦肯锡的一份报告称,亚洲在银行业税前利润中所占份额比其他地区更大。

尽管中资银行受疫情的负面影响首当其冲,但在日本和韩国等国家的病例增加,且以消费著称的中国游客被迫留在家中的情况下,在该地区开展业务的外资银行也面临更高的贷款损失和收入的减少。



新加坡三大银行警告说,疫情可能会影响收入和准备金。

2019年有一半收入来自亚洲的汇丰表示,在疫情持续到2020年下半年这样最极端的情境下,该行可能出现6亿美元(约25.2亿令吉)的额外贷款损失。

业务承压

在汇丰最大市场香港,面对已经在中国大陆造成超过2200人死亡的疫情,当地银行暂时关闭了近30%的分支机构。其他在亚洲有大规模业务的外资银行还包括渣打和花旗集团。

中国大陆业务最大的香港银行东亚银行的联席行政总裁李民桥周三对记者说,受疫情影响,估计香港信贷成本将出现10-20个基点的恶化。

上述预估假定疫情在4月至夏季之间达到峰值,经济最早在下半年开始恢复。

“我们的业务组合将承受一定压力,尤其是中小企业和无抵押贷款业务,但我们认为这是可控的,”他说。

“我们有信心,东亚银行已经做好了应对这些短期挑战的充分准备。”

新加坡三大银行警告说,疫情可能会影响收入和准备金。

星展集团预计疫情导致收入下降1%-2%。第三大银行大华银行鉴于“当前状况”预测信贷成本将“略有上升”。

第二大银行华侨银行表示,其信贷质量近期的改善可能被与疫情相关的成本“部分吸收”。

中国放缓伤金融业

中资银行下个月公布业绩时,投资者将得以了解其受影响的程度。

中国政府的控制措施以及工人不愿冒险外出已经导致从本地餐厅、星巴克咖啡店到阿里巴巴快递等业务的支出大幅减少。

上海和北京的许多银行网点仍然关闭。由于大多数人转而使用电子平台,在那些营业的网点中也是客户稀少。

根据18项预测的中值,中国第一季度经济可能增长4%,为30年来最低增速。全年GDP增长预计约为5.5%,低于上月预估的5.9%。

这对中国41兆美元(约172兆令吉)的银行体系而言,将会产生破坏性的影响。中国银行体系的规模是美国的两倍多,且已经面对着创纪录的不良贷款。

据中国央行称,去年假设经济增速最低达到4.15%情况下的压力测试显示,中国最大30家银行的不良贷款率将上升五倍。

考虑到中国保护行业免受疫情影响的努力,一些贷款压力不一定会立即显示在财务报告中。

中国银保监会官员李均锋在上周的发布会上表示,因疫情影响出现贷款逾期的,在一定的延缓期限内还款不计入不良贷款、不影响小微企业信用记录。

政府料出手协助

标普周四在报告中称,亚洲政府通常会在自然灾害后为消费者和企业提供帮助,这可以减轻银行资产质量面临的压力。

报告发现,可能需要数年才能恢复坏账确认的标准以及财务报告的质量。

标普信用分析师写道:“我们看到这样的风险,即企业可能会利用宽松的标准来把还款延长多年,”标普信用分析员曾瑞恩(译音)写道,并提到了日本和台湾出现的例子。

中国的决策者已经要求银行在疫情期间不要收回、切断或挤压小企业贷款,同时向一些暂时杠杆过高的企业提供营运资金。监管机构还允许银行提高对不良贷款的容忍度。

上述政府支持以及对下半年反弹的乐观情绪在中国银行股中得到了体现。包括银行和保险公司在内的沪深300金融地产指数自2月3日低点已经上涨7%,收回了今年约一半的失地。

花旗集团分析师朱迪张(译音)在一份报告中表示:“这样做的主要目的是给受影响的企业一个宽限期,以恢复正常业务并避免对整个经济产生溢出效应,我们认为不良贷款率可能不会迅速上升。”

与此同时,随着整个地区确诊病例数量的增加,抑制了从出行到购物和餐饮在内的方方面面,非中资银行在短期内将面临更大的痛苦。

“预计全球经济前景将不及最初”预期,华侨银行总执行长钱乃骥在周五的公告中表示。

“我们一直在关注持续贸易紧张局势,加剧的地缘政治风险和COVID-19病毒疫情对我们的业务和客户的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