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考验中美关系/南洋社论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与中国人大外事官傅莹14日在德国慕尼黑的一项国际安全会议活动,就“华为威胁论”议题针锋相对的镜头,近日引发舆论热议。

佩洛西促请各国在建设5G网络时远离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并指责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破坏普世价值观,且输出“数字专制”,因此各国莫要基于经济上的便利而壮大习近平的胆量。



人在现场的傅莹即时反驳说,中国过去40年引入各式各样的西方技术,包括微软、IBM、亚马逊,1G至4G的技术也全部来自西方发达国家,但中国却始终保持本身的政治体制,“而现在一家华为公司就引起畏惧,难道西方民主竟是如此脆弱?”

对华为的5G技术穷追猛打,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强硬施政,向来在国会与特朗普对着干的佩洛西,如今却与特朗普同一个鼻孔出气。

“美国之音”形容,这反映美国共和党与民主党在华为事件上的高度团结。

在商业竞争上,有所谓的“同行如敌国”,其实,国与国之间的竞争,不也是一样?

从这个角度审视,美国人的确是打从心里害怕华为的5G技术,他们深怕华为的高科技最终会带领中国在经济上更快地超越美国。



10年前,中国越过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自此之后,中国威胁论就成为一个新兴名词,而中美两国虽说在各方面皆有密切往来,彼此却一直保持“少不了合作,免不了竞争”的微妙关系,外界的观感,两国关系可是时好时坏,但更多时候,美国还是掌握着一定的“主导权”。

就以闹得沸沸扬扬的中美贸易战为例,生性好战的特朗普就从不放过“耀武扬威”的机会,一再声称美国是这场“战役”的唯一胜利者,而中国则尽可能保持低调,尽管有评论不同意中国是贸易战输家的论调。

中国崛起,备受威胁的除了美国,还有欧洲的发达国家,但很“不幸”的,这两个月来迅速蔓延的新冠肺炎,对中国形成了难以估计的损失;中国今后所必须面对的挑战,或许不光是疫情所带来的经济亏损,还包括国际社会这些年来对中国所建立的信心。

此时此刻,美国会落井下石,还是对中国这个亦敌亦友的国家伸出援手,相信特朗普政府心里已经有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