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姐让人看走了眼/陈俊安

副首相旺阿兹莎医生一向被视为政治花瓶,在尔虞我诈的政治圈里,她显然没什么大作为!无论是担任国会议员、人民公正党主席或是副首相,都似乎在为丈夫安华暖席,待安华接任,她便回去做贤妻良母。

但她最近做的几件事,渐渐让人感觉到她的非同凡响。



第一件,在安华接任首相一事纷纷攘攘之际,首相敦马哈迪医生说要改组内阁,但没有空缺给安华,旺姐随即不愠不火回应:“首相辞了,就有空缺。”

柔招化争端

第二件,伊党准备在3月国会下议院提呈“信任马哈迪首相任期至满”的动议,这动议明显是在分化希盟诸党。但公正党、民主行动党、国家诚信党都很懊恼,不支持动议么?又怕落人口实说希盟将崩盘;支持么?又怕中了巫伊的奸计。但旺姐随即回应:“动议乃多此一举,因希盟早就在政府成立之前,已信任马哈迪,并推举他担任首相。”

第三件事,蒲种国小挂红灯笼被拆,闹得剑拔弩张,种族主义分子在耀武扬威,华社义愤填膺。但旺姐二话不说,即刻率领希盟数位部长,亲访学校,把红灯笼重新挂上去!

一场风暴随即消弭于无形,真是高招,不用慷慨激昂、不用针锋相对、不用势不两立,只用了柔性招数,就化解了争端。



评价欠公正

别忘了,旺阿兹莎只是个医生,20年前当副首相的丈夫突然被撤职,还被打“黑眼圈”,被控鸡奸罪滥权罪而坐牢两次。遭遇此种巨变,旺姐挺住了,从一个温婉善良的弱女子锻炼成政治领导人,且升上副首相一职!

别人总以嘲弄她永远在为丈夫“暖席”,代夫守住峇东埔国会议席、代夫担任公正党主席。不容易啊!且在丈夫遭难日子里,坚韧不拔地扶养5个子女长大,还培养长女努鲁依沙从政,成为政坛新星。

旺姐的坚毅、温柔、从容,20年来以智慧化解争端,以微笑面对敌对与伤害。

别忘了,在希盟接纳马哈迪加盟时,她是持反对立场的,甚至不愿与马哈迪同席。但以国家为重,最终她妥协了。

总觉得,评论界欠旺姐一个公正评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