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嘶噗嘶……
孩子,快出来呀!

2012年,无国界医生在阿富汗霍斯特省开设一所妇产科医院,为当地的孕妇提供亟需的健康护理。累积至今,已有超过10万名婴儿在该医院出生。

来自台湾的妇产科医生王伊蕾于2018年加入无国界医生,其后到阿富汗霍斯特的妇产科医院参与救援工作。在这个无国界医生最繁忙的医院,王医生领会了“滴水穿石”的道理。



无国界医生于2018年在阿富汗霍斯特妇产科医院共协助了2万3500名婴孩出生,图为一名正在接受治疗的早产婴儿。Vivian Lee/MSF

我每天早上七时半就在办公室,和值夜班的医生交接工作。由于路途危险,阿富汗人夜间不会外出,故此医护人员也只有早、晚两班。交接完毕,我先花半小时巡视严重的病人,再与同事开会,了解彼此的工作情况,然后我助产士一起去病房看其他病人。

按轻重分流做检查

当地员工对我们的医疗工作很重要。无国界医生期待我们与当地员工分享知识和技术,让他们可以在无国界医生离开之后,维持具质素的医疗护理。所以当同事着手处理病况时,我便会去帮忙行政事务,比如说和家属沟通。但当病人太多,我一样要跳下去帮忙。

医院里没有所谓的“门诊区”,病人抵达后,助产士会直接按状况轻重将他们分流及做检查,然后交给医生。病患较少的时候,其实也闲不下来,我会继续去处理当地团队无法解决需要帮忙的各种医疗或沟通问题,直到下午4点夜班的医生来交接,我才可以回到位处医院旁边的宿舍休息。

王伊蕾医师在阿富汗霍斯特的办公室留影。Wang Yi-lei

紧急个案人手不足



还记得有一日,我们正在处理一位子宫破裂大出血的孕妇时,有另一个紧急病人送来,但处理紧急个案的人手不够,我们就把这位刚来的病人转送到附近的公立医院。折腾一整天后,大出血孕妇的性命还是没能保住;那位被转送的病人,后来听说也没有救回来。

我当然很难过。在我3个月任务期间,病人死亡率并未增加,但心里还是会有“要是能有再多一个人手就好了”的感叹。不过,真的有两个医生在场,病人的命就能保住吗?似乎也不尽然。我只能提醒自己尽量不要再想太多,打起精神,继续面对挑战。

无国界医生2012年于阿富汗霍斯特开设妇产科医院,是无国界医生运作的同类医院中最繁忙的医院。 [email protected] Noori

前线工作有苦也有乐。有些妈妈要用手动泵帮助分娩,但部分当地员工听不懂“泵”的英文(Pump),我就向助产士大喊“噗嘶噗嘶”,模仿泵气的声音,示意他把手动泵充气,以制造足够的真空吸力,帮助婴孩顺利出生。我从此得到“噗嘶噗嘶医生”的称号。

现代社会充斥着“速成”事物,无国界医生的医疗人道工作却是“滴水穿石”。你不一定有机会看到自己的工作成果,但还得做下去,最终能带来很深刻的影响。

www.MSF-seAsia.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