脱欧让英国重生?/陈文坪

2020年1月31日晚间11时,英国正式脱离欧洲联盟,结束长达47年的欧盟成员国身分,重新走向“独立自主”的路程。而这一条路会否平坦?还是荆棘崎岖?

英国自2016年6月23日举行脱欧全民公投,51.89%的选民选择离开欧盟。自此3年半以来,脱欧成了英国政治人物在政坛上相互较劲、互相捞取政治资本的一出“丑戏 ”。前首相特蕾莎·梅为未能领导英国如期脱欧而含泪下台。



是因为脱欧公投后,许多人都“后悔”了,感觉被“骗”了,不愿脱欧了。但民主国家,不能因之前选民的投票结果而反悔。既然公投通过,政府必须继续执行民意的委托。

然而,由于留欧与脱欧的民意几乎同等声音,致使英国政府在脱欧的法律程序上无法得到足够议席的支持。下议院多次对政府提出的法案给予否决。

前首相特蕾莎·梅一方面需要应对人民的反对声浪,以及国会的不合作窘境;一方面又要周旋于欧洲议会寻求欧盟成员国支持,但几乎都无功而返。还有,弱势的特蕾莎·梅也需面对自身党内的挑战以及反对党的纠葛,根本无法说服大部分议员支持与欧盟所达成的脱欧条件。直到约翰逊接任首相并重新寻求新民意支持后才为脱欧铺平道路。

切不断理还乱

现在,英国离开了欧盟这个大家庭,开始独立新生活,大不列颠日不落国就此走向康庄大道重生吗?其实,有这样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更是天真一派的。



英国在欧盟里已待了近半个世纪,经济贸易、交通联系、法律制度、人员往来等都已制度化。换句话说,英国与欧盟的关系是切不断、理还乱的。特别是经济贸易与欧盟更是无法脱离,而是息息相关的。英国离开欧盟后,想与欧盟重新谈判新的贸易关系是一项艰巨且挑战的任务。

可以这么讲,英国需要欧盟市场来促进经济发展大于欧盟对英国市场的需求。欧盟更有条件向英国说“不”的力量与胆识。而单薄的英国在面对一个强大的欧盟时,或许只能放下身段来与欧盟达成“少输当赢”的贸易条件。

英国脱欧后,政治上可以完全自做主张,外交事务更可以自己做主;但人民之间的交流、经济事务的往来、边界关卡的相连相通是无法与欧盟切断的。过去那种如自家后院,来去自由,省时方便,今后将需要付出更多时间、金钱,更高的劳务费了。所有这些成本,都需要英国人民自己承担。

难与欧盟抗衡

即使国家再大、国力再强、国库再富有,也无法割舍国与国的友谊、人与人的联系、经济的互补、法律的互助、国际事务的合作。不过,英国脱离欧盟后,国力已是不如从前,更难以与欧盟抗衡了。

2019年12月的大选,约翰逊领导的执政党保守党虽赢得下议院364个席位(过半326席)继续执政。但苏格兰民族党(SNP)却也赢取48个席位。

党魁尼古拉·斯特金说,约翰逊不能把苏格兰带离欧盟,选举结果显示,苏格兰应该再次举行独立公投,决定自己的未来。可见不但苏格兰人民要求独立公投,大英帝国自己的人民还有接近50%的人反对脱离欧盟。因此,如何团结这大半的人民,约翰逊政府即使付出更大的努力,也未必能得到这部分人民的支持。

约翰逊在正式脱欧前约一小时前发表录影讲话说:“脱欧不是终点而是起点,尽管脱欧之后面对的或许并非一片坦途,但不管前途有多坎坷,英国一定能够成功。”

约翰逊深知脱欧是一条不平坦的坎坷路,前途茫茫。在面对一个分化的英国人民时,政府唯有放弃举行大肆庆祝活动,咬紧牙根,呼吁人民团结一致。

虽是如此,英国要重生,需要一两代人的时间才能弥合强脱欧所留下的“分裂”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