困扰绿林镇武吉丁宜多年
饲养场终被拆

在牛羊群离开后,执法人员以神手展开拆除工作。

(巴生17日讯)“牛魔”肆虐绿林镇与武吉丁宜闹市的戏码,今天终于大结局。

上述问题乃郊区城市化的后遗症,有关畜牧业者盘踞勒米亚2路(Jalan Remia 2)政府保留地设饲养场近数十年,无视附近地区发展局势,仍让饲养的牛羊到处走,对居民和商店业者造成种种安全及卫生的困扰。



为了解决民困,州政府曾于2018年下令拆除饲养场,惟期间畜牧业者上诉求情,使拆除工作无法进行,双造重返谈判桌。经过这两年努力协商,业者始终不愿妥协搬迁至瓜拉冷岳乌拉冷必(Olak Lempit)饲养场,巴生县土地局不再退让,今天终于动手拆饲养场。

今早,县土地局获各造协助,从上午8时开始就部署拆除饲养场工作,提供支援的单位包括警方、巴生市议会、巴生水利灌溉局、巴生县兽医局、国家能源公司及及雪州水供管理机构(Air Selangor)等,大约240人。

除了拆除饲养场,当局也将拆除设立在内的一家兴都庙宇部分建筑。

让业者放牛羊才拆棚

当局鉴于清空地段警告信已发出多时,但畜牧业者仍采取“拖”字诀方式敷衍,不再手下留情,不过拆除工作进行前,因牛和羊群起骚动,畜牧业者也上前阻止,使拆除工作一度陷入紧张。



不过,最后执法单位妥协让畜牧业者先放生牛羊,清空牛棚和羊棚后才拆除。

据了解,该饲养场占据的地段目前正进行扩宽河流计划,以挖深和开拓双溪奥河支流,解决圣淘沙水患问题;此外,州政府也将于今年拨款,推展兴建华人回教堂工程。

警方严正以待,派足警员防范,避免发生任何冲突。

拆迁饲养场为扩河建回教堂铺路

巴生县土地局助理局长莫哈末沙里查向媒体说,拆除工作是为了扩宽河流计划及兴建华人回教堂工程铺路,当局也给予业者7天期限,以拆迁设在饲养场内的兴都庙宇主要建筑结构。

“州政府是基于两大理由拆除,其一是为当地急需进行的防洪扩宽河流计划,另一原因则是地段一早被划为华人回教堂宗教地,州政府将于今年拨款展开兴建计划。

圣淘沙面对水患多年

“为此,饲养场业者必须搬迁,尤其上述河流乃是圣淘沙排水要道,多年来一直导致该区面对水患问题,因此展开扩宽河流计划乃势在必行。”

他透露,之前为期两年的谈判期限内,州政府献议业者搬迁到瓜拉冷岳乌拉冷必的饲养场,并提议设在同区的兴都庙宇搬迁至瓜拉冷岳县丹绒十二区,惟两造始终拒绝有关献议,谈判陷入僵局。

巴生县土地局助理局长莫哈末沙里查

“为此,我们在援引1965年国家土地法典第425条文和426A(1)条文,于2006年11月13日、2017年10月7日及2020年1月9日发出3次清空地段警告信后,鉴于已给予两造充分时间自行清空地段,因此随着宽限期结束,巴生县土地局今日展开清空工作。”

他也说,随着兴都庙方求情,该局将再宽限7天,以让对方自行清空和拆除其中一个主要神庙结构。根据条例,凡无法履行1965年国家土地法典第425条文,罪成可面对罚款最高50万令吉或监禁最高5年,或两者兼施。

他说,至于畜牧业,当局并没有协助迁移牛羊,而是让业者自行设法处理。

业者不断要求更多

圣淘沙州议员古纳拉嘉说,土地局去年12月已完成移交位于瓜拉冷岳的饲养场地段,惟畜牧业者却得寸进尺,不断要求更多,包括土地地契及扩大土地面积等。

“地段清空势在必行,以便进行其他发展计划,州政府去年12月已准备好搬迁地段,业者却一直以各种理由拒绝搬迁,包括要求给予地契,白纸黑字合约及扩大5英亩地段至10英亩等不合理要求,最终招来今天的局面。”

他说,不过,在今日拆除工作后,业者已决定接受州政府给予的搬迁献议。

“针对土地局没有正式发出信函通知印度庙宇搬迁,我已要求雪州大臣务必通融7天清空期限,明天也会和土地局官员商讨拨地安置该庙宇的事项。”

新闻背景:

牛羊游荡破坏植物
“人牛共处”问题,困扰绿林镇和武吉丁宜商商业区居民和商家数十年之久。牛、羊群不分昼夜在商业区游荡,尤其经常在大道“横行霸道”,形成当地另类“交通灯”,让驾驶人士头痛不已。
除了霸占道路,引发交通阻塞及威胁公路使用者安全,牛群引发的民生问题包括随地排泄,造成臭气熏天、踩烂居民农作物和盆栽、闯入商业区影响经商活动等,对商民作息造成严重影响。
巴生市议会过去多次接获居民投诉,惟早前国、州由不同政府执政,地方政府一直不获其他单位援助,面对上述问题也束手无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