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怕的印度性暴力/林煌达

印度加尔基女子大学日前遭大批男子翻墙闯入校园,并对女大学生性侵犯及暴力殴打。

据了解,在这人神共愤的罪行发生期间,警察虽人在现场却选择冷眼旁观,全程不曾出手制止暴徒犯案;而当地警方事后也仅逮捕了10人归案,协助调查。



此外,印度首都新德里最近也发生了5岁女童在美国大使馆的员工宿舍内惨遭性侵的悲剧。据《纽约时报》报道,25岁的施暴者与女童的父亲同为该大使馆的家政员工,因看见女童在宿舍外玩耍而色心大起,遂将女童带至房中强暴。

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最新公布的犯罪数据显示,在印度每4性侵受害者中有1是儿童,而且在近94%的案例中,受害者都与施暴者熟识;另外,根据印度国家犯罪统计局的数据显示,印度几乎每22分钟即有一起强奸案发生,每3分钟就发生一起涉及女性的暴力犯罪事件。

自2019年11月以来,反性暴力的抗争歌曲《强暴犯就在路上》响遍世界各地,从南美洲的智利至法国、墨西哥、肯亚、印度等国家皆有人高颂此曲,抗议社会有制度地使用性暴力压迫女性。

这首歌的歌词指出,当女性被性骚扰或遭受性暴力对待时,警察与司法单位往往会先谴责受害者,尔后轻饶加害者。在父权社会的体制下,警察、司法及政治机构对性暴力的漠视,亦纵容社会侵犯女权及根深蒂固的“强奸文化”,形成了有制度的暴力文化。



两性意识异常薄弱

一直以来,印度长期低迷的司法效率,以及对女性的鄙视态度,导致该国的强奸案件居高不下;吊诡的是,在印度警察的各大训练项目中,几乎找不到保护女性安全的内容。

早前,印度最高法院甚至还建议受害者嫁给性侵她的强奸犯,以减少双方的损失,可见印度法律在惩戒男人对女人施以性暴力方面,有多么地宽宏大量。

由此可见,长期由男性主导的印度社会,至今已发展至令人难以想象的地步。通过强奸来征服女人、宣示主权,在不少印度男性看来,可能是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以“强暴之国”著称的印度,性别意识可谓异常薄弱。以种姓制度区分的印度女性,因其社会阶级的不同,故生于权贵之家的女性一般都能受到良好的保护;反观社会阶层较低的女性则几乎没有任何保护网,有者甚至沦为性奴,日夜饱受男性的压迫与欺凌。

去年12月,一个自称为印度电影制作人的印度男子丹尼尔·史拉文也在面簿发表了一套畸形的“伟论”,建议印度政府如何制止印度猖獗的奸杀事件。

他声称,印度女性应在出门时携带安全套,以在被性侵时派上用场;他还说,女性在性侵时不应抵抗,反而应该“配合”强奸犯,因男人的性欲望获得满足之后,就不会大开杀戒。

无可否认,司法机关的怠惰、传统对女性的歧视等弊端,不仅使得印度女性在日常生活的基本权利得不到保障,也无法改变在社会中弱势的地位,甚至让原本已频频发生的强奸案变本加厉。

假如我们没有失忆,应该不难想起于2012年一名23岁女子在新德里的一辆公车上被一群男子以铁棍袭击后轮奸,再被赤身裸体地弃之路边,最终导致伤重不治的新闻。

恰如著名俄国文学家列夫·托尔斯泰所言,保护受侮辱的女人,是每个男人的天职。

因此,只有那些心理被“阉割”的男人才会湮没良知,企图通过残害女人,来建立那不值一提的雄性优越感,以及那伪装且不堪一击的“自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