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英文教数理/苏丹庆

众所皆知,大马的政治是操控在一群英语流利的马来同胞手上。

2002年,时任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为了达到2020宏愿,就提出从2003年开始,英文将是数理科的媒介语;然而,只实施了短短的6年,就寿终正寝。



如今时代不同了,乡区马来人也想朝向国际化学英语;而任何知识都可以从网上学习到,再也没有得躲藏了。

再看看以英文教数理成功的新加坡案例,其成功的主要因素如下:

1)新加坡拥有讲英语的环境(政府致力创造所需环境)。

2)政府在准备好了、拥有足够有水准的师资后才实施。

3)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教育必须是长时间连贯性的。新加坡是经过四五十年才取得成功的。



4)近年来奥林匹克数理开始盛行,在新加坡,其媒介语是英文(在大马也有同样的教课)。

新加坡学生在国际PISA和奥数名列前茅的表现,证明他们英文教数理是成功的!

学汉语能让人更聪明

科学已证明学习最古老言语——汉语,能让人变得更加“聪明”,尤其是认知能力,它是最有效率的语言。

以汉语背乘数表都比任何言语来得快(从2到12的背法完毕,英语只能达到7);以汉文写报告,一定是最薄那一本。然而在中国,近年的教育也大力提倡英文教导数理。

有言论错误的说日本小学教育,英文是“0”;其实在日本,英文是必修科,小学三年级就开始学习英文,五、六年级才有考试。他们学习的是沉浸式英文,以提高兴趣。

日本人和韩国人一样,因为语文(日本人也已经承认,汉语造就他们,所以,日本文坚定保留汉字)有汉字,让他们“聪明”起来。

有人说他本身的华语水平,绝对不是因为华语是数理科的媒介语而学到的。那为什么要反对用英文教导数理课?以华裔大马人的好胜和“惊输”心态,搞不好,重新启动英文教导数理课时,家长们都急不及待的一窝蜂地报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