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增长令人担忧/陈金阙

大马经济增长率创下10年新低,被第四季的3.6%增长率所拖累,2019全年增长只能达到4.3%,与市场预期的4.7-4.8%比起来,差距很大。

国家银行更预测2020年的首季受到新冠肺炎(COVID-19)疫情冲击,增长可能遭到压抑。受到COVID-19疫情的影响,全球经济可能损失数以千亿之多,国内一些行业如中国旅游团导游,更是糟糕到2月开始收入等于零的情况,大家都着急的等待政府推出振兴配套。



新政府在经济转弱的情况下,对于振兴配套的反应似乎慢了半拍,只能说“最迟”在3月初推出,实际上是忙于政治权力斗争,无暇处理,还是对突如其来的紧急事故措手不及,不知道如何在捉襟见肘的财政内再挤出几文钱来呢?

至于首相和财长,一个声称2020年4.8%经济增长率可以达标,一个则预测经济会越来越好,到底这是门面话还是痴人说梦,不懂情况之险峻,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了。我们这些小市民,对未来半年到一年可完全不乐观呐!

少搞政治 少点U转

不但如此,如果增长率远离“保四”,部长们还不紧张的话,那么,几年下来,新近推出的“2030共享繁荣”宏愿,很容易就成了另一个失败的2020宏愿。到时难道又来个2040或2050宏愿?



说到经济问题,官员很不了解,为何新政府执政了,声称不再有“盗贼”治国,可外资还是不停的撤出,经济反而变得更弱?与其询问外资,不如问问本地人民,可能得到更好的答案。不过,外资或人民,对于这个已快两年的政府,人民大体上都有同样的要求。对于政府的期许,我们希望少一点搞政治、少一点U转政策、少一点乱说话的领袖;反过来,多一点拼经济、多一点务实干事、多一点听民声。

领袖逞口舌伤害经济

谈到领袖乱说话,当然免不了谈谈我们的首相敦马哈迪医生的发言。虽然他口口声声说一些发言是其个人意见,但是,难道他忘了自己一国领袖的身分?站在政治权力的最顶峰,纵然是个人意见,别人可不这么想。例如,刚刚他建议特朗普辞职,即使他说只是私人见解,可是,事实是这么吗?领袖哪有什么私人见解?话一旦出自他口,怎么可能风过无痕呢?

远的不说,就讲上回对印度的评论,也许原产业部长不觉得有问题,还对棕油价钱在末季回勇而沾沾自喜,不过,业者可不这么看。

事实上,印度在去年9月之后,已减少进口我国棕油了,只是政府一概采用“影响不大”的官方话语来掩饰。

从数据来看,我国出口至印度的棕油,从2019年9月的31万吨、10月22万吨、11月14.2万吨到12月的13.8万吨,如果说不是受到首相9月谈话的影响,那未免过于巧合了。

不但如此,2020年1月,出口印度的棕油量缩减至4.7万吨(2019年1月:32万吨),那是多么惊人呀!

或许有人说,政府已经亡羊补牢,说服巴基斯坦增加进口我国棕油,可是,比较两国的棕油入口(2019年,印度:440万吨;巴基斯坦:116万吨),再加上今年中国(2019:186万吨)因为COVID-19的缘故,自顾不暇,未必有能力增加大马的棕油入口。

领袖一逞口舌之快,伤害了国家经济,真是得不偿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