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盟须认识中国真面目/索罗斯

欧洲公众和欧洲政商界领袖,都没有完全理解习近平的中国所带来的威胁。



习近平作为一位独裁者,试图利用尖端科技完全掌控中国社会,但欧洲人仍主要把中国视为重要商业伙伴。

他们没有认识到,自习近平成为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以来,其所建立的体制的指导原则,与欧盟的立盟价值观完全背道而驰。

英国则比欧盟本身还要急于接受习近平。而它自身也正在与欧盟分离。

英国首相约翰逊想尽可能与欧盟保持距离,建立一个不受欧盟监管约束的自由市场经济。他不可能成功,因为欧盟准备采取反制措施阻止约翰逊政府想要的去监管化。

但与此同时,英国将中国视为潜在伙伴,希望重塑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在2010至2016年间所建立的合作伙伴关系。



带有美国总统特朗普独特个人印记的特朗普政府,在管理对华关系方面表现要优秀得多。

华为是特朗普的筹码

它制定两党都支持的政策,宣布中国为战略对手,将科技巨头华为和其他几家中国公司列入所谓的实体清单,禁止美国公司在不经政府允许情况下与它们交易。

只有一人能打破这一规则而不受惩罚:特朗普本人。不幸的是,他正在这么做。他将华为作为与习近平谈判的筹码。

2019年5月美国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后,商务部授予华为多次3个月宽限期,以免给华为的美国元件供应商造成不必要的困境。

华为是一家非常不同寻常的公司,从某些方面讲,可以说独一无二。它的创始人任正非在解放军工程兵服役期间接受了技术教育,而解放军也是他的第一批大客户之一。

1987年华为成立前后,中国的所有技术到需要进口,任正非的目标是用本地研究人员逆向工程外国技术。他取得了远超最初设想的成功。

允许勒索和破坏?

1993年,华为发布了中国最强大的电话交换机。

随后,它获得了解放军的大单,建设第一个国家通讯网络。后来,它又受益于1996年实行的培养本国通讯制造商的政府政策,该政策将外国竞争者排除在市场之外。

2005年,华为的出口规模已超过国内销量。2010年,华为进入《财富》杂志全球500强公司名单。

习近平掌权后,华为失去了曾经拥有的自主权。和其他所有中国公司一样,它必须遵守中共的指令。2017年以前,这一点仍不过是潜规则;随着2017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情报法的生效,这成为正式义务。

间谍不是最大威胁

不久,华为员工便卷入了波兰间谍丑闻,华为还受到其他几宗间谍案的指控。

但间谍不是欧洲最大的威胁。让欧洲最重要的基础设施依赖中国技术意味着对勒索和破坏敞开大门。

在我看来,很显然习近平的中国是对欧盟立盟价值观的威胁。显然,不论是欧盟成员国,还是其产业界领袖(特别是德国),都没有清楚认识到这一点。

爱立信诺基亚应合作

欧盟面临着巨大的挑战:沉默的亲欧大多数发出了声音,说他们的主要关注点是气候变化,但成员国在预算问题上互相扯皮,更关注取悦习近平而不是维持跨大西洋关系。

美国和欧盟,或欧盟自身,不应该纠结于华为主导5G市场这一输掉的战斗,而应该联合作将爱立信和诺基亚建设成有力竞争者。

习近平将在9月莱比锡中欧峰会商会见27个欧盟成员国国家和政府首脑。

欧洲人必须明白,这将让他获得急需的政治胜利,除非他被问责或质疑在(特别是西藏、新疆和香港)人权方面的问题。

处理疫情不力

只有中国政治领导层能决定习近平的未来。他处置冠状病毒疫情不力赤裸裸地表现在中国公众眼前,政治局必定也已认识到这一点。

欧盟不应该明知故犯助力他的政治生存。

Project Syndicate版权所有

www.project-syndicate.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