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情人节变成“情人劫”/林煌达

被称作“圣瓦伦丁日”的2月14日西方情人节,顾名思义是为了纪念名为瓦伦丁的基督教圣人,可今时今日,这个原本歌颂爱情的节日,在深谙经营之道的商家之推波助澜下,已沦为消费狂欢的庆典。

众所周知,鼓吹消费的情人节,是珠宝商、鲜花零售商、餐厅、酒店等辈在一年之中增长业绩的最佳时机。



不论你喜欢与否,选购贵重的礼物、预订高档时髦的餐厅或酒店、规划令人眩目的烛光晚餐等,皆是情人节浪漫约会中不可或缺的要素,而其中花费金额的大小,也成了衡量双方“诚意”多寡的一种标准。

根据Fundivo于2016年的网站数据,美国人在情人节的花费共计190.7亿美元,平均每人花费147美元,花费项目包括珠宝、约会、服饰、鲜花、糖果、礼品卡、贺卡等。然而,纵观情人节的发展历史,在19世纪至20世纪的情人节中,其实并没有花束、礼盒、电影、烛光晚餐等约会文化。

按照法国社会学家伊娃·伊路佐的说法,现今的情人节其实是个消费主义的产物,此类将浪漫爱情与消费主义相结合的做法,本质上是当代社会某种“浪漫爱情商品化”及“商品交易的浪漫化”的实践。

此外,美国社会学家柯林·肯贝尔也说过,现代消费主义的核心精神是浪漫主义。

他在《浪漫伦理与消费主义精神》一书中提及,人类文化中的“浪漫伦理”,是促成现代经济与消费社会发展的元素,也是具备崇尚享乐、物质至上、追求品位文化等特质的“炫耀性消费”之基础。



如今,结合了浪漫精神与消费习惯的“浪费主义”,在21世纪的后现代社会中得到充分的体现;至于浪漫消费,也逐渐成为了人们在情人节里表达情感的主要方式,甚至是一项博取异性青睐的重要求偶仪式。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听到不少人抱怨此类情人节的庆祝方式过于流程化及俗套,间接反映了当下消费主义的另一面,以及揭示了现代人在日常活动中不断寻求新鲜与奇异的需求。

铺张消费负债累累

值得一提的是,在鲜花和巧克力已不足以满足众人胃口的今天,全球有超过10%的95后新生代,依靠贷款来度过2月14日,使原本美好的情人节庆典变成了“情人劫”。

无可否认,生活在资本社会的我们,确实无法逃离金钱文化意识形态的影响而独立存在,就连号称自由且不受任何束缚的爱情也不例外。不过,我们也必须理解生活并不是一场秀,我们没有义务成为消费场中的表演者,也没必要走入由攀比心理设下的消费陷阱。

倘若我们仍执意在本身的能力范围之外,复制上流社会的高雅品位,盲目效仿他人铺张的消费习惯,最终将会落得负债累累。

要知道,在“有情不能饮水饱”的情境下,少一点“浪费主义”的追求,多一些不为什么的量力而为,往往更能凸显情侣间真情的可贵。

事实上,适度地“不解风趣”并不可耻。通过合适的方式表述情意,与佳人共度一个简单、独特的情人节,或许亦是一种另类的浪漫。

再说了,在当下经济不景的大环境,也没有人能够百分之百地保证,你奢侈豪爽的一掷千金,能为你换来至死不渝的一颗真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