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潜水教练谱师生恋
美容师成“人肉提款机”

李小姐(中)在记者会出示她与潜水教练的对话、汇款记录和报案书。右起为林道祥及洪敦集。

(新山14日讯)与潜水教练谱师生恋,单亲美容师人财两失,惨变“人肉提款机”!

在新加坡担任美容师的39岁李姓女子声称,2018年一名潜水教练通过面簿主动加她当好友,更自称是单身男子,认识两个月左右,对方于4月从吉隆坡南下到她的住家,游说她签购潜水配套,当天就发生了性关系。



她说,双方开始交往,也结伴到岛屿参加4天3夜的潜水旅程,过不久,对方就建议合股在沙巴仙本娜开设结合潜水与美容事业,也不理会她是否只挨面包省钱,要她出资5万令吉。

她也不疑有他,分别在2018年5月和6月共汇款2万令吉,不久后却发现潜水教练有一名交往8年的女友,遂向对方摊牌,对方表示大家都是成年人,可以讨论合作赚钱,也意味着恋情结束,变成生意伙伴关系。

她表示潜水教练希望她继续合作发展事业,要求她再汇款3万令吉,算到来从5月至11月前后共汇款5万令吉。

她也说,对方曾答应要拟定合约,却从未让她签署任何合约或文件,多次找各种理由推托。

她说,更离谱的是,对方去年1月与女友结婚,仍不断怂恿她签购潜水配套,同时必须预先付款,她才获知原来对方筹办婚礼及女友去旅游欠下债务,让她垫钱“填坑”,自此两人的关系正式决裂。



她透露,她与潜水教练前后见面4至5次,发生了3次性关系,曾结伴到海岛和沙巴潜水,也到过吉隆坡找对方,决裂后多次索回5万令吉时,对方声称已把这笔钱消费在潜水的装备,无法还钱。

“多次讨债不成,对方扬言会报警和找律师告到我破产,所以去年12月30日我也只好报警处理。”

她表示曾找人协助讨债,成功拿回5000令吉,但后来对方不再还钱,因此她今天由马华巴西古当投诉局主任林道祥及副主任洪敦集陪同,召开记者会希望能追讨这笔款项。

教练:法律解决

林道祥今早在记者会和洪敦集拨打4次电话尝试联络这名潜水教练,惟对方没有接听,仅通过手机应用程式Whatsapp短讯回应:

“我咨询了律师……我是没有骗财骗色,我的立场很坚定……一切通过法律途径解决,我会等着她的律师信,同时我会保留一切毁我名誉毁谤,追究到底……她一直以来威胁我的底线,我是不妥协。一切法律法庭上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