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营火会

70年代在东海岸执教,是我教学生涯的初体验。当时,一般人的印象是:东海岸偏远而又落后,生活平淡单调,日子不好过。自己在没有想到的情形之下,被派到丁州的勿述,只有带着即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接受新的挑战。

开始时的战战兢兢,到真正涌入教学的活动后,就不知不觉地消失了。其实,教学的课程,全国到处都一样。然而,在不同的地点环境以及人事的差异下,不同学校的课堂气氛、还有课余跟课外活动上,还是不尽相同的。其实,以我所体验到的,种种的差异中还往往展现出个别的特色,渐渐地塑造出了不同的校风。



以课外活动来说,有的学校的制服团体多样化,而且上轨道,参与的学生往往学到很多课本之外的知识和技艺。有的学校以球艺活跃、表现特出而为人称道。

我初到勿述,发现一般学校的操场都够宽大,兴趣踢球的学生会在下午或周末时光踢踢足球。玩藤球的也有,其他的,就不很流行;除非学校有某项球艺竞赛时,大家才因为需要而玩起来。制服团体的活动,似乎只局限在学校所需的范围内。一般上,学校的常年运动会是一项大活动,涉及所有的师生。

在东海岸的日子里,有一项课外活动,是我至今都还印象深刻的————那就是东姑马末中学的营火会。在东海岸的第二年,我就被调到勿述区大型中学的东姑马末中学去教课程改新的中四生物学。前一年的斯里呢令中学是一间清一色马来学生的中学,这间东姑马末中学当然还是以马来学生居多,但少数的学生中,却有相当多的华裔,以及三几个其他族群。这样的学生结构,说得上是多元种族的学校了。因此,来到这间学校,感觉到学校的气氛又不同了。最显著的,是校内鼓励学生多讲英语,就连周会时,校长上台致辞,也是用英语;教师报告,也多数以英语传达。以英语作为主要的传达媒介语,其背后其实还蕴藏着深厚的文化以及传统承传的根源。从营火会的举办被当作一项重要的活动,以及它受到全校师生的高度重视、家长的关注和支持等几个方面看来,就是最好的证明。

壮观的大型营火会

一般的学校,如果有营火会的活动的话,通常只是童子军之类的制服团体的团员活动项目之一,涉及的学生不多,而且,很可能营火会是在校园之外的一个郊野地带举行。然而,我去到新学校后,就有同事告诉我这间学校的特色之一是别间学校所没有的大型营火会。“这种大型营火会,就是在西海岸也很少听到。”一个壮观的大型营火会,燃亮了夜间的校园,人们的心情随之而激动……想到这里,我就自然地对它有一种期待的心理。



作为一间大型中学,它的课外活动活动很多。操场上每天都有学生踢球,以及各种球艺比赛。运动会是校内的大型活动,它使到教学后的时间里,人人都很忙碌。只是,运动会是每间学校都会举行的;规模有大小不同罢了。我们只有跟随着学校的活动而忙碌。忙完了运动会,松了一口气,学生们与部分有经验的老师就开始为筹划营火会而忙碌了。我带着好奇的心情,观察、听闻工作的发展。

营火会在一个周末的晚上举行。在这之前的一个星期,有些学生和家长已经陆陆续续载来了干木条、树枝、树干、椰叶之类的材料,置放于操场边缘接近篱笆的一带。到举行营火会的那天,堆积起来的燃烧材料有好几堆,足以彰显营火会的规模。这些燃烧的材料,都是从附近林野与村落搜寻过来的。这一带除了稻田之外,林木也不少;旱天里干枝跌在树下,蒐集起来就是很好的燃烧材料。有同事说:“或许,就是为了实现废物利用的教育,当年才开始了这种大型营火会的活动,也说不定。”想想,也有几分情理。

傍晚时刻,就有老师和学生在操场的中间架木搭理,慢慢地生起了营火。所有的干木也都移到营台的附近,有专人负责随时添材加木,以保持营火绵绵不绝。各个班级的学生也带来菜肴饮食、糕点配料等等,主要的还是已经洗切好、并且腌制好或酱料调配好的肉串,有鸡肉、羊肉、牛肉,以及鱼虾等,等待烧烤后大家享用。烧烤的用具也是从家里带来的。烧烤会之前,先有个简单仪式,大家竖立唱歌,营造欢乐的气氛。过后,开始取火烧炭,散开在不同角落进行烤肉、烤薯、烤鱼……场面热烘烘,音乐放响,大家边烤边吃,还佐以野菜、水果之类的, 有说有笑,有交流沟通。而场中的营火发出灿烂的火焰,把整个操场照得别有一番情调。

学生老师家长同在一起

不同种族的学生和老师以及几许家长同在一起,分工合作,有吃的,有娱乐的,可说是其乐融融。大家不但谈吃的,也谈其他的生活话题,唯一不谈的,应该是功课吧!我初次投身其间,借机跟更多的学生和家长聊天,以进一步揭开东海岸对我来说还有很多神秘的面纱。

我初到东海岸时,还以为这个地方的人是很保守的;与人接触,多少存有一些戒心。然而,在这个营火会的晚上,我看到了人情的另一面。我相信保守的人还是有的,而且可能数目也不少,但是,当晚出席的家长却不一样,大家并不认为营火会是洋人的玩意儿;而且,男女学生混在一起交谈说笑,共同进行各种技艺的活动,家长们也可以欣然接受,对他们的感情发展就变得比较正常了。这是有其正面的价值的。

营火会闹到整10点才渐渐人潮散去,火灭灯息。善后的工作,有的做不完,还要等到第二天才继续进行。一个营火会,让我看到了学生组织能力的训练,他们在进行各项工作时是分工合作的精神,以及技艺的展现。更重要的是,我看到了一种校风,能够让学生发挥潜能的理念,就蕴藏在他们的活动中。因此,这个营火会给我留下的印象特别深刻。特别是,几年之后,因为政治因素的牵涉与干扰,这样的营火会也就没有在该校举行了。我离开东海岸之后的情形如何,我也不得而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