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洋文艺】学校与民间剧社非常活跃(第廿三篇)

1930年,雪兰莪精武体育会话剧部演出《爱的毁灭》之一幕。(图片由杨柏志先生提供,摘自郑天轼编辑:《雪兰莪精武第二期》,精武体育会,中华民国十九年(1930年)。)

根据1931年度人口普查英属马来亚的华侨教育程度,三分之二学生选择进入华侨学校,其余三分之一则进入英文学校,马来亚各地华侨学校已经高达1189间。此外,华侨学校所应用的教科书,由上海的商务印书馆及中华书局印刷再寄到马来亚。英国著名学者巴素博士在《马来亚华侨史》中指出:“1925年许多排外的材料,都编入教科书内,尤共拟煽动反英的情绪。”

当时,学校的演剧非常活跃。雪兰莪加影育华学校演《第五号病室》,剧情描写姐姐偷服安眠药毙命;柔佛峇株巴辖的华侨公立之正修爱群两校,演《怪留声机》唤醒民众提防社会事业的虚伪;蔴坡中华学校演《水灾》,勉励人们行善的针砭社会问题。



此外,学校也演关于触碰社会时局的剧情,如养正学校吴孟炎导演的以欧战时德法故事为背景。同时,该校也演出改编莎士比亚的剧作《威尼斯商人》,易名为《一磅肉》,剧中一幕在舞台上应用中国国旗作为“法堂公案之桌巾”呈献。

《南洋商报》报导:“……即布置者将我国国旗作法堂公案之桌巾,与剧情不合尚属小事,对我国国旗随便糟蹋,殊欠敬重之意……”(见《南洋商报》,1934年3月7日,第5版)。此举,其实正是对英殖民帝国主义的严厉呛声,并且强烈地向观众直射传达:马来亚人民将不在沉默,在追求民主、公平与正义之下对帝国主义进行反抗。

《一磅肉》全剧以英语演出,《南洋商报》也在文中指出:“……《一磅肉》以英文演出,观众多不懂英文,故台下语声嘈杂……”(见《南洋商报》,1934年3月7日,第5版)显然地,演出正直指英殖民地政府,此剧要带给真正的“观众”,是英殖民地官员和勾结英殖民政府的官商。

另外,民间剧社的演剧,如槟城华侨女子剧团演《大破迷信》,描写家庭的妇女没有智识迷信鬼神,后来他们的儿子入校读书受到智识,就把家人的迷信指点解除。

“青年会”演《徒悲伤》,描写不识字之苦,提倡教育;《好儿子》描写主人翁的母亲、妻子、兄弟,都有不良行为,烟赌奢华,使他受极大的痛苦;“人镜慈善白话剧社”演《屠户》,叙述兄弟争房产,最后和好如初;“唐洋货行剧务部”则演《儿女英雄》,道出穷途丧父的英雄灭贼。



全场高呼精武会万岁

1934年2月25日,崇武体育会成立三周年纪念举行游艺会,在大世界第三台演出歌舞剧《战地孤女》剧中有拿着中国国旗的士兵;同年,柔佛州的麻坡精武体育会,举行开幕大典游艺会,全场还高呼“精武会万岁!万万岁!”非常具有浓烈的中国传统仪式。

4月19日,霹雳州太平精武体育会,在游艺大会上演出《国操》话剧,除了普及中华国术之外,也希望能为所谓“东亚病夫”雪耻。可见,马来亚侨民的热爱自身祖国民族、文化的尊严,不断地在攀升。

5月21日,“东亚牡丹歌舞团”与蔴坡精武体育会联合呈献话剧《到前线去》,在蔴坡新民舞台演出。《南洋商报》报导称:“排演有飞机、大炮、枪火、血泪、军官、兵士等,能使观者动魂落魄之慨”。

槟城精武女会,在槟城新街尾自由戏院,举行12周年纪念游艺会演出话剧《狂澜》,剧情反对当权者之出卖民族利益,与主张抗敌救亡。

以上这几部剧作,在马来亚强烈唤醒侨胞民族团结与构建“中国魂”的戏剧精神,已经为接下来全民抗日的“救亡戏剧”时期,作了了充分的准备。

(大众若有话剧史料提供,如剧本、演出特刊、剧照、剪报、剧团书信或徽章等,欢迎邮寄至8, Jalan Mas 2/10,Taman Mas 2,Batu 9, Cheras, 43200 Selangor;询问电话016-2322693,电邮[email protect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