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落昂英达岛暗中运作
洋垃圾厂大挪移避取缔

厂房内拍摄到废弃物品。

(巴生12日讯)洋垃圾厂疑施展两地乾坤大挪移法,逃避巴生市议会取缔。

直落昂和英达岛居民今日揭露从去年3月至今,仍有50家洋垃圾厂持续运作,严重污染当地环境及空气。



居民投诉,在地方政府大阵仗展开取缔行动期间,有关洋垃圾厂运作确实沉静一时,但这情况仅维持2个月左右,去年3月开始,居民就发现上述两地一些工厂区,开始有大量货柜车频密出入。

河边旷地发现踪迹

其中,更明显的是该区焚烧塑料味道从未间断,呛鼻味道近期更是24小时飘散,就算远在5公里处的住宅区居民也能够嗅到臭味;此外,居民也在河边及空旷地区发现各类微塑料踪迹。

居民曾针对此事于去年尾向市议会投诉,但如今已过4个月,污染问题仍无明显改善。

货仓掩人耳目堆满电板废料



居民代表汪顺裕(41岁,工业区厂商)今日向媒体说,洋垃圾厂为了掩人耳目,主要充作货仓用途,不少类似厂房皆堆满货品,并以电板废料为主要商品。

“我们怀疑一个业者或有多个货仓,只利用其中一个厂房运作,其他则是挂着‘货仓’之名收藏这些废弃物品。据观察,部分有悬挂招聘,部分则没有。”

厂房排污系统完全不符合环境局规划,可见厂内污染水源直接倒进附近沟渠内。

他指出,由于该区厂商及居民皆发现洋垃圾厂仍持续暗中运作,他们也曾尝试前往了解厂房所收藏的原料,结果,在垃圾槽和货品袋子发现各类电板废料。

汪顺裕(左四)与居民及厂商代表不满洋垃圾厂死灰复燃,盼当局能够严正看待。

“此外,我们也在附近河流及空旷地段发现大量的微塑料废弃物品,几乎完全覆盖整个沼泽地,甚至让河流变成了海绵地。”

他表示,他们曾就此于去年11月期间,到西港和直落昂一些洋垃圾厂前高举横幅抗议,其中一家厂的中国籍负责人有出来交涉,另一家则没有动静。

“我们初步估计,英达岛工业区至少有20家洋垃圾厂,直落昂则有30家,市议会展开取缔行动时这些厂曾关闭一时,如今相信死灰复燃,重新投入运作。”

阿兹米占要求执法员有效监管

巴生港口州议员阿兹米占受询时说,巴生市议会取缔时确实发现上述两个地点有很多工厂被充作货仓,以囤积洋垃圾,执法人员依据条规向厂家或厂主开出罚单,除了销毁充公的原料,也严厉规定厂主不得随便出租。

巴生港口州议员阿兹米占

他说,本身和州政府立场一样,绝不允许洋垃圾厂破坏和污染环境事件继续发生。因此,他将就上述投诉与巴生市议会召开会议,要求执法人员采取更有效的监管措施来对付洋垃圾厂。

“无论是英达岛或直落昂工业区的范围都非常广阔,为此,市议会自去年展开取缔行动后,每个月都会到工业区视察。”

他表示,本身将再度要求市议会采取相应行动,同时,也会向掌管地方政府和环境事务的行政议员探讨采取法律措施,如果洋垃圾的厂主或地主是惯犯,不排除采取充公土地和工厂。

甘榜双溪槟榔居民难忍燃电线发臭味

英达岛工业区附近的甘榜双溪槟榔居民莫达(59岁)披露,本身因无法忍受燃烧电线发出的臭味,曾于去年11月期间向市议会投诉,惟迄今无任何下文。

居民莫达

他指出,实际上,甘榜与工业区有5公里之遥,但是,居民依旧会受到燃烧电线臭味的困扰。

“我本身居住该区15年,大家一般会前往工业区的商店购物,不难发现该区味道特别浓郁,因此让我们笃定臭味是来自工业区,此外,去年3月开始,进出当地的货柜罗里忽然大增,居民开始怀疑洋垃圾厂重新活跃运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