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拉:水喉电工匠地位提升
新领吃香有“钱”途

(吉隆坡13日讯)人力资源部长古拉认为,国人必须把握包括水喉匠、电工和理发师等“新领”工作带来的机会,因为这些过去被视为次等工作的职业,需求日益提高,甚至已成为一个非常专门的领域。

他指出,凭着一技之长,“新领”从业人员有着更好的前景,可以赚取更丰厚的薪金。



他日前接受马新社专访时,以全国工业培训学院为例,指该学院96%学生一毕业就会被公司录取,而且会有数名雇主同时提出献议,供他们选择。

例如水喉匠,向来被视为低级的工作,但现在消费者寻求他们的服务时,却须先跟他们预约,它已成为一个非常专门的领域。

“它们之前可能是被视为次一等的工作,但如今,这个领域的需求日益提高,令其提升至一个拥有本身光环的水平。

在这方面,我国正将火力集中在技职教育课程,以培养拥有高技能的人力资本。

为此,古拉呼吁全体国人将全国的工业培训学院,作为取得技职培训的场所。



掌握技能自我升值

古拉说,一名工人必须通过掌握技能、提高技能、掌握新技能及跨领域技能,以提高自身的价值。

他对记者说:“最近我遇到你的一名同行,对方也是一名记者,已经30多岁,并有家室,他把握机会学习成为一名电工(chargeman),在上班时间,他从事记者的工作,晚上就学习。

“他给我的理由是,因为薪金比较优渥、收入比较固定,而他本身对这个领域也有兴趣。”

技职课程符未来需求

古拉提到,现在的就职大环境,越来越具挑战性。

“我们必须看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也就是从现在算起的15年后,现在大学所提供的15至30%课程,可能会在就业领域消失。

“令人玩味的是,技职教育领域所提供的课程,全都还是符合时宜,这一点受到国际劳工组织保证。”

工业培训学院就读率仅80%

古拉指出,虽然已提供一切便利,但全国工业培训学院的就读率只有70至80%,这表示仍有20%的空缺未填补。

“工业培训学院不只是设在吉隆坡,在哥打峇鲁、瓜拉登嘉楼、士姑来、怡保、太平、槟城、斗湖和山打根等地都有,所以,地点不再是一个问题,这些地点拥有本身的工业圈。

“在工业培训学院所提供的培训费用是由政府全额承担,政府资助整个课程,从学费、宿舍至膳食。”

古拉说,他指示所有的工业培训学院营运至晚上11时,以让半工读的学生有机会参与培训课程。

他补充,人资部积极通过媒体、巡回展及跟非政府组织合作,推广工业培训学院。

“在2018年,有约1万6000人参与培训,不包括兼职生。到了2019年,增至1万8000人,这是展开推广所取得的成果,我们希望在2020年可达到2万人。”

书到用时

“白领”和“蓝领”阶级,大家都耳熟能详,但“新领”职业,你可曾听过?

2019年1月的《福布斯》杂志在《新领工人——他们是谁,他们如何为我们的劳工短缺做出贡献?》一文中,将“新领”定义为:通过非传统的教育路径,培养从事技职工作所需的一技之长。

这些新领工人并没有大学文凭,而是通过社区学院、技职学校及技术文凭课程等,接受培训。